我的“低碳”生活

2009/12/13   点击数:433

[作者] 豫阳

[单位] 豫阳书苑

[摘要] 日历翻到2009年12月,本来应该最为引为注目的应该是诺贝尔奖的颁奖,最为观注的热点是奥利奥总统让人大跌眼镜地获得了和平奖,早一个多月就有网友在中华网军事论坛上和大家打赌,说预期奥总统会自觉地声明放弃奖项——我凭生活经验对这个预言持反对意见,因为我们大家买彩票时撞上了五块钱的小奖都要飞快地去兑,想一想,那5块钱相当于一大批靠网络生活的人士写10个贴子挣的钱呢!要奥总统放弃那么多的绿纸,可能吗?

[关键词]  哥本哈根 低碳



日历翻到2009年12月,本来应该最为引为注目的应该是诺贝尔奖的颁奖,最为观注的热点是奥利奥总统让人大跌眼镜地获得了和平奖,早一个多月就有网友在中华网军事论坛上和大家打赌,说预期奥总统会自觉地声明放弃奖项——我凭生活经验对这个预言持反对意见,因为我们大家买彩票时撞上了五块钱的小奖都要飞快地去兑,想一想,那5块钱相当于一大批靠网络生活的人士写10个贴子挣的钱呢!要奥总统放弃那么多的绿纸,可能吗?

但哥本哈根一开会,立即将全世界人的注意力引到了北欧这个以生产优质饼干、优质冰淇淋和优质童话而著名的地方,“低碳”这个词注定也成为了这个月的关键词。

其实“低碳”这个词从四十年钱就开始跟着我,对我来说不是什么新鲜事:

四十年前的“低碳”自然想起来让人感觉有点无奈,记忆中上世纪七十年代的豫东农村还和一千年前唐宋时的农村没有什么本质区别,也和在猫扑网上看到的民国时期的农村图片中的景色没有什么区别。农民生活中几乎没有多少工业品,吃的、用的都是产自自种的土地并且自己加工的,泥巴房草秸顶,连砖头也见不到,胶皮轮的车也少见,村里村外干净得看不见任何垃圾,更没有今天的塑料袋到处飞,农村的所有的物质的东西都在一个自然的循环中,没有什么东西是无用的。作为头大皮瘦肋骨根根可数的农村儿童,每天的最大愿望恐怕就是多吸收点“碳”,因此那时我们的碳排放不但是零,恐怕都是一个负数,在为绿色地球做着无名贡献。

改革开放对城市工人的意义是多发点奖金可以多吃几斤肉多消耗点工业品,顺便也增加点各种形式的碳排放,对农村人的意义在于他们可以生产更多的粮草,从而可以消耗更多的空气中的二氧化碳,认识到这个工作对延长人类在地球上生活的年限的重大意义,我自觉地以农民的价值观和生活观指导我的生活,三十多年如一日地继续在为消费更多的“碳”、更少地排放废“碳”而努力着:

虽然烟草专卖局和烟草公司勾搭着卫生局医院和民政局火葬场一直在明里暗里怂恿人们抽烟,但看到那一个个冒烟冒火的小烟囱不停地向空气中排放着二氧化碳,我自觉地不抽一支烟,并且始终坚持,不自觉地就过了二十多年了,除了过年时偶而地燃一支烟带着儿子放爆竹外,自己一支烟没有抽过,少排放了许多废气;

虽然食品制造厂勾搭着中石油中石化使用各色各样的塑料包装袋出售他们的方便食品,但可惜我当年在七十年代初时已经养成了除了一日三餐正餐绝不吃零食的习惯,而且也自觉养成了绝对不在“方便”时吃东西的习惯,因此这些花花绿绿包装的“方便”食品自然便和我无缘,凡包装精美的零食一概不动,也同时少吃了许多苏丹红三聚氰氨山梨酸钾福尔马林类的东西——想一想,用盐腌好的肉放一两天都要臭,那些方便食品竟然保质期几个月到一两年,连生命力极强的细菌都不能生存,咱还是不动它的好。这样一算,一年可以少排放多少垃圾和“碳”?

现在网络上最热的游戏是“偷菜”,我没有偷菜的经验和兴趣,因为我被人偷菜偷怕了,看见这两个字就抽筋。1979年前的若干年,我为生产队看守菜地,79年后我们自已家种菜地,我又是天天值班看菜,没少被人偷,因此那些年天天操心的事就是严打偷菜的。至于自己想吃菜了,那是不用偷的,想怎么吃都随自己。结果就养成了喜欢在菜地里因陋就简吃“菜”的习惯,凡是菜地里种的,如白菜心、茄子、辣椒、大葱、大蒜、韭菜、蕃茄、黄瓜、白萝卜、胡萝卜、元白菜、洋葱等等都被自己随手采来吃下去,以补馒头数量之不足。久而久之养成了习惯,现在在家里厨房里忙活时还是基本上一边做一边吃,等到饭做好了自己也差不多快吃饱了。哈哈,这样连火都省了,不知道可以少排放多少“碳”?

闲暇时喜欢琢磨一下历史,偶然发现人的幸福标准进步的最主要的标志之一就是人可以变得越来越懒,腿的主要功能本来是用来走路的,当然人腿的主要功能已变成“摸”了。当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坐在车里行路可以同时充分开发和利用大腿小腿“摸”的功能时,我还是坚持走路和骑着自行车做无休止的圆周运动,永久自行车的“碳”排放量基本接近于零,在造废气上和排量最小的QQ0.8L都没法相比,虽然没有为低排碳做贡献,但至少没有给地球妈妈添负担!

其实我减少碳排放的方法还有很多,包括少花钱、少逛街、多睡觉、少看电视、少买书、少开灯…..,

其中,效果最好的是少运动。人运动时呼呼牛喘,排放的二氧化碳自然几倍地增多,不若静坐下来,调理心情,匀细呼吸,心不烦气不噪,也算是一种生活境界,那时,你会更深刻地理解“生命在于静止”的真正涵义;

现在哥本哈根正在为分配碳排放责任和权利在吵架,等大家都拿到分配指标皆大欢喜地回家后,那些指标多得用不了的国家可以把这些排量指标拿来换大把的钱的。

期待着碳排量指标分配到人的日子早一天到来……。

原文连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9b05830100g1x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