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馆阅读学的任务

2010/9/14   点击数:1540

[作者] 王梅的图书馆学博客

[单位] 一枚图书馆员:王梅

[摘要] 图书馆阅读学的根本任务是建立具有图书馆特色的现代化阅读学理论体系,用以指导图书馆阅读的科学发展,推进社会阅读,开展阅读推广。

[关键词]  图书馆 阅读学 阅读推广



图书馆阅读学的根本任务是建立具有图书馆特色的现代化阅读学理论体系,用以指导图书馆阅读的科学发展,推进社会阅读,开展阅读推广。

1整理传统图书馆阅读理论——做好解读与推荐提倡经典阅读

对我国三千余年积累的丰富阅读经验,应用历史唯物主义态度系统地加以清理。“坏的,批判它;错误的,有些可以引为殷鉴;过时的,有些可资参考;仍有现实意义的,就应当加以运用。”做好经典解读与推荐,提倡经典阅读,尽可能多的经典阅读,少一些浅阅读、功利性阅读。

说起“经典阅读”,当然前提是弄明白什么是“经典”。可是“经典”的定义是含混的。伊塔洛﹒卡尔维诺在《为什么读经典》中说:“经典是那些你经常听人家说‘我正在重读……’而不是‘我正在读……’的书。”卡尔维诺更其言之凿凿:“经典作品阅读使人们得以从空虚、单调、平庸和毫无意义的无聊乏味日常生活中逃脱出来;从一个变得苍老、冷漠而令人生厌的世界里逃脱出来——它将使人们获得精神上的新生,它将使光荣、崇高和英雄主义复活。它将赋予生命以一种超乎一切的目的,使人们摆脱邪恶、自私、伪善、净化荡涤这个世界的精神污秽——从而将诞生出一个更高的文明。”

经典有助于确立我们的价值信念。从经典中能够汲取人生智慧,提升我们的文化修养。而那些平庸的著作,除了满足作者的虚荣感,对人类文化的进步没有丝毫裨益。所以经典是一种牢固的屏障,总是将那些流行的读物拒之门外。经典既是我们阅读的底线,更是区分阅读品质的试金石。什么是好书,一个简单的定义就是经典即好书。读好书也就是读经典。真理就是这样简单,就是这样不容混淆。做一个读书人,就要做一个热爱经典的读书人。而在读书界就要弘扬长谈经典的风气。我们的读书时间是十分有限的,将一去不复返的时间用在经典的研读思考上,这才是读书的正确方向与明智的选择。

在读书界始终主张经典阅读并以此作为自己的研究视域的当数北大的王余光先生,凡是他举办读书讲座撰写著作,都是替经典张目,力劝世人亲近经典,从经典中获益,他的很多书都是对我国历史上经典之作的解读,这方面做了大量的有益的工作,把历代的好书\经典不遗余力的推荐给读者。王余光教授在这方面为图书馆人的研究倾向起到了很好的带动作用,对于祖国历史和当代的丰厚的文化遗产,以书刊资料为载体的各种文化资源,我们应该加强做的就是解读与推荐.

2借鉴国外图书馆阅读理论——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国外图书馆阅读学研究在适应信息时代需要,一方面对图书馆阅读的人文关怀很浓厚,怎么阅读,通过什么形式来阅读,研究工作做的很深入很细腻,比如他们有很多儿童读书会,都是由图书馆来主持这个活动,把各个阶层组织起来,通过阅读来加深对一些问题的看法,对社会的认识,以及对世界的了解。另一方面,狠抓快速阅读,重视智力开发,探索特殊读法,运用实验手段,以及组织程度等方面确实走在我国的前面。而我们图书馆界在这些方面做得比较差,更多的是注意如何搜集整理提供图书与信息,我们的学科(图书馆学)也多是从这方面考虑;可是如何通过提供信息来增长知识,人们究竟怎么阅读,通过什么形式来阅读,如何贴近读者的内在需求,对于这些问题图书馆学研究得都很少。

“我们的阅读形式比较单一,对很多其他的阅读方式关注不够。从而对很多阅读现象、阅读深层次的东西没能进行深入的研究。而西方会从更大的范围去研究怎么获得知识、理解知识,理解阅读,研镕阅读。日本图书馆界注重研究阅读,他们认为图书馆不仅是提供图书信息的机构,还应是推动民众阅读的机构,出版界也如此,他们认为自己出版的使命就是提供知识的产品,提供阅读,所以会极力推动阅读运动、阅读学会的开展。”

所以这些,的确是很值得我们去关注、研究和借鉴的。

3研究图书馆阅读理论的实践情况——以首都图书馆为例

几年来,阅读推广成为图书馆界积极实践、深入研究的重大课题,也是不乏争鸣的一个话题。数字技术的发展,使阅读的载体开始发生变化,从而带来了阅读方式、阅读习惯等等的变化,于是,关于阅读载体、阅读方式、阅读自由、阅读指导等等方面的讨论就一直没有停止过,这种讨论和争鸣,促进了阅读推广工作的深入,推动了图书馆阅读推广工作的实践。

以首都图书馆为例,自1913 年鲁迅参与倡建以来,已历96 年,目前年读者流量达280 余万人次,书刊外借230 余万册次,年读者活动千余场,参与读者70 余万人次。同时开展了“北京市红领巾读书活动”、“首图动漫在线”、“播撒幸福的种子阅读推广活动”等阅读推广活动。譬如“播撒幸福的种子”是一项理念先进的儿童阅读推广活动。首都图书馆邀请国内外知名少儿阅读专家为讲故事志愿者进行免费讲故事培训,讲故事志愿者则把好听的故事讲给更多的少年儿童。运作模式:图书馆阅读推广肯定是所有阅读推广途径中占据最有利条件的,丰富的藏书,自发聚集的真正爱读书的读者,他们在进行阅读推广时,不存在观念更新的问题。因此开展各种各样的阅读活动,举办各种阅读的讲座是图书馆进行阅读过程中最好模式。影响:除了组织阅读活动外,首都图书馆还在全市建立了2000 余家分馆和送书点,而且利用便捷的汽车图书馆流动站将图书送进了边远山区的农村、建筑工地、打工子弟学校以及北京市女子监狱等精神食粮匮乏的边远地区和特殊领域,积极推动了全民阅读社会风尚的形成。

创造性的个性化的开展图书馆阅读的实践,依据各个图书馆的不同,促进图书馆阅读,全面推进社会阅读和深入开展阅读推广,一方面是图书馆阅读理论对图书馆阅读实践的指导作用,另一方面是图书馆阅读实践对图书馆阅读理论的丰富与提高。关注和研究图书馆阅读理论的实践,就是在关注和研究我们自己图书馆的现实情况,非常重要,是图书馆阅读学的一个现实的任务。

原文连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621ce2a20100ksh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