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祸得福:图书馆新岗位报道

2010/9/15   点击数:995

[作者] 王梅的图书馆学博客

[单位] 一枚图书馆员:王梅

[摘要] 上午八点,我和几位同事来到我们的新岗位——东校区图书馆,开始了并不崭新的图书馆新工作。本学期我们馆开始部分人员轮换岗位,以后每年都轮换一次,以示公平合理,我非常“幸运”,成为第一批轮换到东校区图书馆的人员之一。说到这个“幸运”,其实是有一点异样的插曲的,也可以叫做“因祸得福”,这是具有自我安慰自我提高生活色彩的说辞,喜欢从生活的夹缝中寻找一丝乐观的影子,并珍视如宝,这大概是我的一点生活的自我保护意识和强项吧!

[关键词]  岗位 东区图书馆



1

上午八点,我和几位同事来到我们的新岗位——东校区图书馆,开始了并不崭新的图书馆新工作。本学期我们馆开始部分人员轮换岗位,以后每年都轮换一次,以示公平合理,我非常“幸运”,成为第一批轮换到东校区图书馆的人员之一。说到这个“幸运”,其实是有一点异样的插曲的,也可以叫做“因祸得福”,这是具有自我安慰自我提高生活色彩的说辞,喜欢从生活的夹缝中寻找一丝乐观的影子,并珍视如宝,这大概是我的一点生活的自我保护意识和强项吧!

为什么这样说呢?

本来我们这些居住在学校驻地——博大花园里的图书馆工作人员,最近的上班距离是校本部的西区图书馆,很多在此居住的图书馆员不愿意到离家5里地的分东区图书馆工作,而很长时间以来一直在东区工作的,而家在校本部的图书馆员又十分愿意回到这个最近距离的图书馆,抬腿就到了工作地点,这总比花费恼人的一大块儿街头时间浪费在路上,美妙的多吧!

2

于是为了解决这个不大不小的矛盾,馆管理层终于开始实行一年轮换岗位制度。我在校本部居住,本来希望留在本部图书馆,还有一个切实的原因,那就是孩子今年高三,及时的做饭很重要,都认为这是学生的一个关键时刻,家长的心更切。所以,在听到我将东去的消息后,我似乎很是郁闷了一阵子,我的志愿没有报那里哦!也怪我,事先没有跟领导说明白,整天忙于所谓的看书写东西了,心里的空间被这两项事物占的满满的了,连重要的俗务也打点得不像一个四十岁女人的该有的细密与风度!真是不应该啊!知道后也做了一点努力补救,希望明年或者以后轮换都可以,眼下可否变通?但都无济于事。

当然,我也非常理解馆里的制度只要执行起来,就不该随便改动。任何一项制度不是漫天要价,涉及到谁,不是十万火急的情况,能克服就克服的,服从也是工作中的一项美德。还有,其实这个困难对我的情况来说,是完全可以克服的,因此,最终去东区工作基本上没有什么障碍的。

3

郁闷归郁闷,当我今天上午来到东区图书馆,站在图书馆三楼的通风处,轻描淡写的往四周看去,无处不在的明媚的阳光,开阔的校园绿化风景和室内大盆植株的旺盛生长,真象一个个暖人心田的播种机一样,悄悄的在我心田播下了温馨的种子。而最主要的是这个三层楼的一个楼区,就囊括中图法的22大类书,我喜欢的哲学、文化、文学和图书馆学的书籍集中汇集在这一个区域,虽然总量上比本部图书馆要少的多,但是就这些近万册的书籍也足够我看的了,足够足够了。

于是我就顿时喜欢的不得了,因为我本来就是一个很容易随遇而安的人,而且还是一个“给一点阳光就会灿烂无比”的性情中人,天下任何图书馆,只要有读者存在,有阅读存在,只要有历史存在,我就毫不犹豫的、责无旁贷的、明确无误的爱上它,一点都不会含糊的。况且,我们山东理工大学年年都有八、九千的新生五湖四海而来,都集中在东校区,读者犹如滚滚红尘,还少得了图书馆里的围绕着阅读展开的种种优美的故事吗?虽然我还没有开始这里的工作,但是,阅读的广博内涵和个体的人的丰富性,阅读的得天独厚的魅力所属,我就早已经预知到高校图书馆里,只要图书馆员稍微付出热情与兴趣,这样的故事就会俯拾皆是。

在书架中穿梭往来,熟悉情况,摸着一本又一本滚烫的书脊,感受着里面真知灼见的优美的祖国汉语的魅力,我真恨不得我变成一个吞书的机器,把我喜欢的书全部的吞下,不用我一点一点的读了,一下子我就会成为世界上最富有的女人了,这个想象和情感过去从来没有,现在换了新东方,居然不请自来,来了就不走,呆在我心底,就像是我的一个久别的老朋友与自己相会一样。

我感觉自己就像是海底一条鲜活的老鱼,潜伏着,潜伏着,一万年都都不愿浮出水面,只愿意沉啊沉啊,沉到地球的水穿心而过,都会心满意足,都会长寿不已,都会畅游如初!以前也来到过这里,但记忆都十分淡漠,那是因为那时我是以一个局外人的身份来的,而现在已经开始的我的身份是这里的工作人员,一个有着光荣与梦想的图书馆员,身子交付给这里后心里就像是找到了自己的一个新的可靠的精神家园一样,以局内人的身份进入到特定的空间,性质和感觉是绝对不一样的。

4

众所周知,现在任何一所高校图书馆,里面的体力劳动都不会是太累,这里的任何岗位都是轻松自如的,社会上很多行业的体力与精神的付出,是远远高于这个职业的。这一点,图书馆员应该知足。但就图书馆内部情况来看,很多图书馆人认为期刊和阅览部门的工作要优于流通部门的工作,现在我真真切切的感觉,这实在是一种弥天大谎,因为,那是人们贪恋一种虚荣,认为直接与各种书籍打交道的,跑腿儿在路上的似乎是缺少一种身份与地位的界定,而几乎高高坐卧于舒服的椅子上或者办公室里的,也许都很自恋的认为这是高贵身份与地位的象征。是这样吗?我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一个普通的图书馆员,我觉得无所谓的,真的没有什么,任何工作的差别不在身份与地位的特殊性,而在于是否具有心灵的热情与兴趣,在于是否具有心灵理想和心灵力量。而且,跑动腿儿和掀动嘴皮的工作,与读者直接面对面直接打交道的,更利于工作的实质性开展和工作人员长久性的身体健康。例如,现在我身心愉悦,精神特别的饱满,希望特别的蠢蠢欲动,对我个人来说,无疑有继往开来的意味,所以我说这是我的“因祸得福”,其实是恰如其分的。

5

图书馆那现代化的恢弘的大楼在当今的中国很多城市,一个个拔地而起!那高耸的楼阁,那开阔的阅读大厅,那花园一般的陈设,那浩如烟海的书刊资料,那引人注目的城市标志性建筑,曾几何时不炫人眼目,撩人心扉,让我们一时陶醉,陶醉到不愿意再回过头去看几眼过去的可怜兮兮的图书馆建筑的茅屋时代!现在人们似乎发了疯一样的在各地建筑了一座又一座的图书馆新大楼,而且一座比一座大,一座比一座全,似乎是在开展图书馆建筑大赛,几乎与此同时,人们以比建筑新图书馆大楼的速度还要快的速度,在抛弃着旧图书馆,在忘记着旧图书馆;几乎与此同时,人们还是以比建筑新图书馆大楼的速度还要快的速度,在淡忘着图书馆的人文精神——如何扩建新建图书馆大楼似乎比如和迎进来更多的读者并留住更多的读者的问题要重要和优先的多。

当我站在我们学校比西区图书馆大楼要低几个档次的东区图书馆的楼台上,当我此时在敲击着这些并不成熟并不喜人的职业心情的文字,我的脑海里出现的不是西区图书馆的那份现代化的繁华与喧嚣,而是东区图书馆老式的大楼和并不特别丰富的书籍的寂寞与宁静!此时,我有一种返朴归真的感觉。虽然是寂寞了许多,虽然是宁静了许多,但是,却觉得是一种无比真切的、弥足珍贵的享受,这似乎是我心灵的一块儿考古发现的新大陆一样。对于一种文化心态来讲,身处繁华与喧嚣之中或之后,只是,我只是觉得,一个人也好一个图书馆或者一个社会也好,多一点寂寞和宁静,也总归是一件好事儿吧!这样,我们可以达到:宁静致远。

原文连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621ce2a20100ksz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