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漩涡有点忧郁(8首)

2010/9/16   点击数:1601

[作者] 王梅的图书馆学博客

[单位] 一枚图书馆员:王梅

[摘要] 这两天跟同事们干图书馆的活儿,休息的时候朗读诗歌,真是很舒服,让我特别眷恋诗歌,写诗的日子,才是忘我而愉快的,可是,由于没有很多的时间,最近一段时间几乎要忘记诗歌了,这在我是多么的不仁不义!加上我说过要做一个综合性的图书馆人,本来我不想发诗歌到这里,下了很大的决心,怀着自娱自乐的心态,当作是写给图书馆的也行,反正,诗,曾经我草拟的这些,迷离的和梦幻的,我也不知道都是些什么东西。我也觉得到了,没有诗的我的图书馆,好像缺少点什么吧!)

[关键词]  诗歌 图书馆人



《谁在溶解里若隐若现》

谁在溶解里若隐若现,你吗,还是我

世界上一个小小的流浪者——

你吗,还是我?当我请求

请求你留下足迹

足迹,只是在我的字里行间

字与字,结实的筋骨连着闪烁的筋骨

必然有一个容器,溶解字的足迹,恰逢知己般呈现

亲爱的,你何尝不被我称为溶解,何尝不若隐若现

我只要你的一点呈现足够

这的确是关于溶解的回眸一笑

谁略施粉黛——当化为尘埃

你真的是溶解不了

不肯与消失达成无影无踪的协议

那么,亲爱的,在这之后,我就请你坐下来

坐下来,细细摸弄字与字之间闪烁的筋骨

你,若隐若现,亲爱的

你在溶液里极具杀伤力的一瞥

使我不忍读完整我刚刚写下的

这首诗

《借用铿锵玫瑰说点私房话》

请允许我,亲爱的,借用铿锵玫瑰说点私房话

玫瑰有紫红,有淡白,有突起的刺儿

有你想要隐喻的爱情,现在它又有铿锵——

我不知道该给它覆盖上哪种颜色

它以坚硬的壳儿拦截我的视线

使我不能如期抵达柔软

它注视着我,以伤感为借口

视柔情为喊不出声音的疼痛

整个夜晚,都是我悄悄说给你的

私房话——如果我把铿锵玫瑰邮递

亲爱的,你千万,千万别以为它会掷地有声

我们的爱,隐约的汁液儿流经玫瑰的刺儿

汇成缓慢而悠扬的小溪流,水分不是很充足

也许不是雨季不是蓄水的旺盛期

也许夕阳的下沉有助于记忆的沉淀

也许生和死,爱和恨,决绝与柔情,你迷离的眼神儿

都被我添加进私房话的范围

因为爱,无法逃脱记忆的白布被染成芳草萋萋

你:如今多么像一支开弓没有回头的箭——

当初即便是我不能自拔只是练习试射

直奔你那只铿锵玫瑰的花蕊而来

击中它的瞬间,汁液儿被热度烫伤

纷纷逬出,亲爱的你看

芬芳洒了一地

《站立的深夜给了我昨日重现》

被猫爪子抓过的深夜,有一个别称:站立——

流着黑色的血

类似于一眼喷泉

它分娩出的梅花轮番丰盈,婴儿的啼哭般

在我的床上叮咚作响

喷涌出昨日重现

昨日重现——

那只猫头鹰,在窗外的

一颗不开花的阴森森的老树上咕咕的叫

从一座房子到另一座房子

它试图把失眠者叫起

让所有的火焰去见证所有的黑夜

浮云不再消失,而你成为

一个新的传奇:手持一杯尘埃

宣称不再是我的失踪者

这是我截取的一个记忆深处的横断面

爱情以省略式和惊叹号的长相

留给我的总是要少一些

再少一些,但是,总是要

经典一些,再经典一些的容貌

像一块儿从一片不起眼儿晚霞上剪裁下的

丝绸,亲爱的,你难道就这样毫不吝啬的

用这块儿薄如蝉翼的丝绸,轻轻的

披在,披在已经被昨日重现刮伤的我的头上

然后我独自坐在

不知被谁遗弃在博物馆的

可以作为文物的,你那杯尘埃中的婚车里

等着你来掀起我的盖头来

亲爱的,我知道我们没有任何的约定

但是我依然相信你会如约而来

《我每天被你的光线捆绑的结结实实》

我写到光线,这个不酸不碱且酸碱适度的可以随时发光

也可以被随时当作绳索,动不动就以

把我每天都捆绑的结结实实为爱情的要旨

不溢出光的温度,不扩展线的用途

丝丝缕缕,袅袅炊烟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紧锣密鼓,沙滩边的一场悬疑剧

说谎、吵架

心虚、直白

草丛、情书

两个人转着转着就转出一处清淡的面包房

就着松软的美酒调制硬朗的咖啡

听我说——

我不需要你改变这光线的用途

更不会为这光线的捆绑羞羞答答

爱就是捆绑,白昼里的亮

黑夜里的暗,都是你捆绑我的光线——只要你身处其中

背后无不是太阳在给你撑腰

亲爱的,你有所不知,你这光线

在我浑身上下绕来绕去,盘桓如飞

从不以虚弱和胆怯为借口

你的确每天把我捆绑的结结实实——惧怕寂寞我甘愿承认

但又何尝不是松松垮垮

我在里面伸缩自如

哦,亲爱的,听我说——打开你所有的光线哦

请再紧一点的,紧一点的,紧一点的松松垮垮的捆绑我

《气体外传》

跟踪一切鼻子,有激情,只是,只是悄悄的吸入喷出

肺叶一张一弛,紫红色

没有形状的气囊大盗

比尘埃更为无处不在

漂浮、游走、梦幻,在黄昏的城市入口

你和灯光一道把世界搅成混沌一片

清汤寡水的,你排斥尖锐与浓烈

你专注于固有的江湖——

你包裹了世界上所有的影子

你穿堂而过

不是风,但比风自信

不是雨,没有雨那么潮湿

也不是钟摆

当然不那么挚爱摇摆不定

你是我的气体,有名无实的气体,你无处不在

我被你引诱,即便是伪装太深

我鼻子里的嗅觉机制

也绝不是我的虚构

它被天然用来品评气体的味道

当它刚好被你的悄然释放

饱餐一顿——你顿时打开了一座星辰

亲爱的,我只是用我的鼻子

背对着你,默默的怀旧

《谎言的青春叙事》

是时候了,无边的谎言蔓延,蔓延成一股青春叙事

像决了堤的洪水

吞没了农田庄稼

一条大象的腿在水上漂

人们想抓着它逃生

那韵律操的节奏一直如此

来的时候,清晨的阳光太暗,暗得如同猫头鹰的眼睛

一丝光亮的透露有些无奈

再走,就进入了四月

进入了你阴影中的花朵

我独独被你这阴影感染了一点忧郁

是时候了,我该走了

走到一本发黄的日记本里

让混沌的灯光晃荡出一杯甜酒,我宁愿把谎言迷醉成

关于你的一种青春叙事

亲爱的,虽然世事沧桑无数

无奈身比心先老

亲爱的,我相信曾经属于我的爱情的谎言

永不衰颓

《饱读诗书的野花》

你用紫色的野花编一顶草帽,星星点点的花瓣儿

一直让我放心不下

忍不住摘下反复的观看

这些已经暗淡的花瓣儿滑落

露出你饱读诗书的模样

是我转身离去时的模糊的泪水

也成了星星点点

我不愿它是流星雨

我愿它是花瓣儿的露珠

每天清晨在花瓣儿上生成,就是滴落下来的一首诗

伴着我流着泪的面庞

推我入海洋——我为爱而漂泊

哦,这美丽的野花,你那些紫色的诗句

一直使我即便是深处于地狱

也像是受到热情的款待

亲爱的,你不知道我有多脆弱

在强大的世界面前我一直孤孤单单

你不知道,亲爱的

我一直,一直放心不下

你这饱读诗书的野花——

其实哦,说句实话

你这饱读诗书的野花哦

我多么眷恋它无奈滑落下来但毫不枯萎的温情

《漩涡有点忧郁》

不用你伸出手,没有溪流和瀑布

我就处于漩涡中

抱紧内心的一块儿巨石

托住欲逃出的身体

静静的旋转,旋转

一直等着

那只午夜不语的猫

给我说出或描述你这个夜行者的传奇

晕眩如我,今日乃昨日之漩涡

囚于心底的困惑,肯定是这个写诗的女人

模仿了超人的手掌,把巨石撑裂

亲爱的,我仍如昨

略带忧郁,沉睡于你的漩涡下

(说明:这两天跟同事们干图书馆的活儿,休息的时候朗读诗歌,真是很舒服,让我特别眷恋诗歌,写诗的日子,才是忘我而愉快的,可是,由于没有很多的时间,最近一段时间几乎要忘记诗歌了,这在我是多么的不仁不义!加上我说过要做一个综合性的图书馆人,本来我不想发诗歌到这里,下了很大的决心,怀着自娱自乐的心态,当作是写给图书馆的也行,反正,诗,曾经我草拟的这些,迷离的和梦幻的,我也不知道都是些什么东西。我也觉得到了,没有诗的我的图书馆,好像缺少点什么吧!)

原文连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621ce2a20100ku2g.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