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文化事业的发展现状,历史欠账太多

2011/10/21   点击数:1865

[作者] 遗忘的名人

[单位] 遗忘的名人

[摘要] 10月18日,中共十七届六中全会出台了《中共中央关于深化文化体制改革、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但其具体内容现在还不得而知。

[关键词]  公益文化事业 发展现状 历史



10月18日,中共十七届六中全会出台了《中共中央关于深化文化体制改革、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但其具体内容现在还不得而知。

有学者表示,政府在文化领域的职能,最主要的是发展公益性文化事业,而在中国当前的条件下,发展公益文化事业的主要来源是加大政府财政投入力度。而公共财政的推行涉及政府职能观念的转变。

现在的事实是,财政对公益文化投入尚弱,最重要的事情不是一般地强调公益性文化事业的重要性,而要把这种认识落实到行动中去,主要是大幅增加财政对文化事业的投入,特别是增大这种投入在整个财政收支中的比重。在中国的条件下,公益文化事业的主要来源只能是加大政府财政投入力度。

从国内公益文化事业的发展现状来看,历史上欠账太多。以公共图书馆数量为例,2010年底,全国共有公共图书馆2860个,而2010年县级及县级以上行政区有3223个,这意味着,至少还有363个县及县以上的行政区还没有图书馆。也就是说,在县级和县以上行政区还平摊不上一个图书馆。其实严重缺乏的不仅是公共图书馆的数量,而且还普遍缺乏藏书等配套资源,这是因为经费严重缺乏。

经过数据比对发现,“十一五”期间财政增长的年均速度为21.3%,同期公共图书馆的年均增幅为7%,仅为财政年均增长速度的1/3,这是不能接受的。并且,过去五年财政对文化事业投入占财政全国收支的比重是下降的。2006年,各级财政对文化的投入占全国财政收入的比重是2.16%,到2010年降为1.839%。2006年各级财政对文化的投入占全国财政支出的比重是1.785%,2010年降为1.7%。这说明财政对公益性文化事业投入的倾斜力度是很微弱的。

全国文化事业费主要是指日常运转费用。 2010年财政收入达83080亿元,2010年全国文化事业费为322亿元,只占2010年全国财政收入的0.388%。2010年财政支出是89674.16亿元,全国文化事业费仅占财政支出的0.359%。不仅比例非常小,还且比例还是显著下降的。2005年全国文化事业费是133.77亿元,占财政收入的比重是0.422%,2010年则降到了0.388%。

再就是文化事业费的年均增幅也在下降:“十五”年均增长19.8%,“十一五”增幅就降到了年均增长19.24%,而且这个增幅还低于财政增幅两个百分点。还有一个数据,社科院文化研究中心和深圳市文化局合作的文化蓝皮书——《中国公共文化服务发展报告(2007)》,其中提到中央财政2005年的文化事业费仅占其支出的0.39%,而1985年是0.52%,1995年是0.49%。

有学者指出,如果要真的加大对文化事业的投入,就要有非常明确的支出规定。文化教育是应该尽早投入的战略领域。文化领域的欠账太多,这意味着公益性文化事业的投入应是较短时间内的大幅度增加。铁路的增长就高于财政支出增长的一倍,从这个角度来说,我觉得文化事业的支出也应该高出一倍,反过来说,铁路的增长应该降下来。对一个被世界上认为最富裕的政府来说,关键是转变思路。这也是利益分割的问题。

鉴于历年文化欠账太多、文化事业底子薄的现状,在较短时间内成倍增加,有四方面应该特别注意:1.大规模展开公益性文化事业的基础设施建设;2.大规模充实公益性文化事业的设施和资源,包括藏书等资源;3.扩大公益性文化事业的人员编制。把它作为解决大学生毕业就业难的一个重要途径来看待。这是我由来已久的一个看法。如果图书馆、艺术馆、纪念馆等建立起来了,会给高层次人才提供很多就业位置。4.加大中小学的美育教育力度。这是创造文化领域的消费者,也会加强解决更多人就业的力度,现在一般中小学中“英体美”的老师比例较低。

现在文化基础很差,财政很有钱,文化教育又是应该尽早投入的战略领域。法国的文化支出占财政收入的1%,但这有统计口径的问题。全国文化事业费是有明确统计口径的,按这个来说,我们的投入占财政收入0.38%。值得注意的是,刚刚说的占财政的比例数都是指预算内财政收支的数字。由于中国政府预算内和预算外的收支基本是1:1,我们是按预算内数字计算的,如果把预算外的计算在内,上述数字都得减半。不能说预算外的都没有投入文化事业,但这个数字是非常低的,可以忽略不计。

有学者同时强调,如期望即将颁布的《决定》对于加强公益性文化事业的财政支出有明确的数量和比例规定,如果对公益性文化事业的财政投入扩大,该如何保证落到实处?前提是现阶段就应该靠财政公开。加大力度落到实处,首先要转变政府职能的观念。用公共财政服务于社会,不应过多地在产业领域,应在公益事业上加大力度,要从吃饭财政、建设财政转向公共财政。财政投入要公开。落实到财政文化支出的领域,应该公布财政文化支出的比较具体的科目和数据,接受公众的广泛监督。财政投入方向上,应该更多听取专家学者和公众的意见,应当展开必要的讨论。财政在文化事业上的投入应该加强到什么程度,这应该是一个学术性和公共性的话语,而不是只是少数编制的财政预算人士的事。这就是以民主的办法推动解决财政在文化事业领域投入不足问题的基本方法。

现在财政文化投资达到1500多亿,绝对数并不少,但里面有很多猫腻,要把财政的细目公布出来。现在财政对文化事业的投入中,不排除有一些浪费的,走过场的,老百姓得不到实惠的,这种钱花了不少。形式主义的、浪费的、不切实际的、做无用功的,很多钱是白花了,所以不能只谈财政投入多少,还要关注它的投入产出比,它的实际效能。

我们长期在教育、医疗等老百姓特别关注的问题上投入不足,关键原因是体制有问题,“权力过分集中,民主太少”的政体框架还没有打破。涉及到财政资金分配的时候,民主太少,意味着老百姓说不上话,向老百姓倾斜的就不够。这表现在文化领域也是如此。也就是说,离开政治体制改革,文化体制改革是不可能成功的。政府在文化领域的职能,最主要的是发展公益性文化事业。把钱花到公共图书馆、博物馆、文化馆、美育教育等等方面,老百姓才能真正得实惠。

原文连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75c0300100v9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