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有价值的图书馆”,这样对图书馆排名该有多好!

2011/11/6   点击数:3966

[作者] 遗忘的名人

[单位] 遗忘的名人

[摘要] 《 人民日报 》2011年11月02日发表了记者吴绮敏和吴乐珺所写的《友谊的乐章—胡锦涛主席访问奥地利侧记》,其中有一段是记录了胡锦涛主席在奥地利总统菲舍尔陪同下,31日来到奥地利国家图书馆参观的情景。

[关键词]  价值 图书馆 图书馆排名



《 人民日报 》2011年11月02日发表了记者吴绮敏和吴乐珺所写的《友谊的乐章—胡锦涛主席访问奥地利侧记》,其中有一段是记录了胡锦涛主席在奥地利总统菲舍尔陪同下,31日来到奥地利国家图书馆参观的情景。

这篇通讯开篇就写道:“这是奥地利最大的图书馆,全世界最有价值的图书馆之一。二层大厅是全世界最漂亮的巴洛克式大厅之一……”菲舍尔总统的介绍饱含自豪之情。

请注意,这里我们发现对图书馆进行评价的新的提法,那就是:“最有价值的图书馆”!菲舍尔总统在饱含自豪之情的介绍中,并没有说我们在世界图书馆馆藏量排名中排在第几位,也没有说面积排名在第几位,而是说了“这是奥地利最大的图书馆,全世界最有价值的图书馆之一”!为什么说它最有价值?通讯进一步的描写是:

“拉辛格馆长迎请胡锦涛主席一行走进二层华丽大厅。书香袭来,赋予厅内精美的壁画和雕塑别样灵气。图书馆馆藏超过700万件,最著名的有4.3万份善本、23.8万份手稿,其中包括音乐家莫扎特、海顿、贝多芬的乐谱手稿,公元五世纪前出版的《维也纳发展史》、《维也纳药学大纲》等近8000份古版本。大厅存放了约20万册图书,多数出版于1500至1850年间。

“大厅一侧,主人特设一张长长的展示台,向胡锦涛主席展示与奥地利历史和中国历史有关的几件珍贵藏品。古老的奥地利皇家经书和法典配着华美的插图,展示文明历史的悠远纵深。音乐家海顿、贝多芬的两部作品手稿,展示了“音乐国度”的独特魅力——介绍过程中,大厅内悠然响起海顿作品的旋律。几幅17世纪初和18世纪初绘制的中国地图,则显示了几百年前人们对中国的认知和理解。

“一本反映道教、佛教内容的中国图书甚为精美别致。图书专家展开其中的两页,只见深蓝底衬之上,左边一页写满了中文,右边一页则贴着一幅树叶上的画作。

“拉辛格馆长说,奥地利国家图书馆同中国国家图书馆合作非常密切,尤其是在对图书进行数字化处理、互换信息方面联系非常多。此外,上海图书馆的专家也曾来该馆进行过交流。”

从拉辛格馆长对馆藏的介绍中我们可以感受到,它处处透出了奥地利国家图书馆持之以恒的精专工作精神,细腻柔和的服务意境的创造,以及与时俱进的事业态度和创新精神。仿佛身临其境的从馆舍建筑、空间布局、设施设备、文献资源建设,到读者服务和读者活动,感受到了奥地利国家图书馆以人为本的服务理念和软硬件建设所秉承的不唯所有但求所用的务实风格,以及每每扑面而来的文明和谐之风。

目前,我国图书馆既受古代藏书楼的影响,更受学前苏联图书馆体制的羁绊。最显而易见的现象是,在做自我宣传时,首先强调的不是接待多少读者,而是有藏书多少万册,有多少“之最”,热衷于在面积和馆藏两方面的世界排名。我国图书馆现行体制已经明显的与国外先进国家相比落后了许多,特别体现在服务理念和服务能力方面。在当今中国,图书馆员的社会地位不算很高,当图书馆员的门槛也不很高,因此,赖以值得自豪的服务自然就无从谈起,只好去炫耀馆藏规模了。好在近几年来,我国图书馆学界一些学者和年轻馆员开始研究和推崇国外同行的先进理念,在网络环境下展开了很多讨论并提供创新服务,给图书馆行业带来一股新气象。

由此我想到了,假如我们对大家早已习惯的硬件评比和排名方式进行改造,以效益优先和服务优先为标准,基础扎实地推进图书馆的服务工作和事业发展,积累到一定时候,能够让上级领导和社会大众异口同声地说,我们这个图书馆是“全世界最有价值的图书馆之一”,这样对图书馆排名该有多好!

原文连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75c0300100vm9m.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