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实证研究说两句

2012/9/1   点击数:1490

[作者] 西北图客

[单位] 西北图客

[摘要] 从南开回来,又参加学校召开的教学工作会议,紧接着又忙于开学工作,昨日下午有学生来找,说不愿学图书馆专业,只好用自己浅薄的专业知识进行了长达两小时的说教,效果并不理想,不过自己确实已经尽力了。由此慨叹图书馆学本科专业真是处境艰难,举步维坚,如何发展,也许是每一位图书馆人需要考虑的问题。

[关键词]  会议 图书馆 实证研究



从南开回来,又参加学校召开的教学工作会议,紧接着又忙于开学工作,昨日下午有学生来找,说不愿学图书馆专业,只好用自己浅薄的专业知识进行了长达两小时的说教,效果并不理想,不过自己确实已经尽力了。由此慨叹图书馆学本科专业真是处境艰难,举步维坚,如何发展,也许是每一位图书馆人需要考虑的问题。

同日,老汉老师发来信息询问给研究生和大四本科生的专题讲座,因为工作原因,今年错失了一系列会议,先是数图会议,接着是上海的系列会议,很是对不起k师和远洋师的邀请。一般的专题讲座,我均是讲讲参会的收获和体会,所以对学生而言是有新意,对自己而言也是一次梳理和深化的机会。所以,给老汉老师回复请其安排上两次讲座来贩卖一下南开的内容。

应该说,徐老师办会是个人的努力,商学院领导的出席是应景而已。怀着敬意和学习的精神,全程参加了会议,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在整个会议期间仅有一次出去方便而已,呵呵!

这几天,书社会和实证群中已有了诸多文章讨论,趁此也说说自己的一点想法。

图书馆学作为一门学科,必定有一些研究方法,其中有些方法教科书中讲讲而已,实践中应用的比较少,有些方法大家都在用,但是规范程度并不高,想必结论有误也在所难免,这其中首当其冲的便是实证研究的方法。所以对一种科学研究方法,没有必要抬高到一种救世主的高度,也无须刻意贬低,以平常心看之则争论其意义并不大。我们学院有多个专业均开设社会调查类的课程,同时对相关的软件的介绍也形成了完整的体系,同时应用于多个重大课题的研究,其中老院长张富昌老师主持的秦巴山区弱智人的研究是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大项目,整个研究中问卷的设计、实际的调研、数据的分析、成果的应用已经非常成熟,其中他们课题组成员每年暑假都要在环境极其恶劣山区进行调研,其艰苦是可想而知的。老汉建议我与这些老师聊聊,进一步了解他们的做法,这或许对于图书馆学的实证研究具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第二,我想说的是,真正的实证研究是需要较高成本的支持和严谨的治学精神。现在比较流行的到处发网络问卷的做法我不感说支持吧至少一般是视而不见,很多老师的信箱经常会收到各种问卷,我想没有几个人会认真作答,即便作答,那也是无可奈何。所以如果要用实证的方法解决图书馆的问题,建议还是走出书斋到广阔的图书馆世界看看,在这个层面上,我是很佩服徐老师,用了若干年的时间,跑了全国很多地方,无论是体力、时间、费用上都需要很多的付出。如果没有这样的精神,实证研究是很难搞好的。

第三,也许大家可能关心的,并不是每一位实证研究者都有丰富的社会资源来支持,通俗点说你做调研人家未必理你。如此情况,一是需要厚脸皮的精神,一是可用自己的眼睛来观察。我记得我们有学生做共享工程调研,给我说,调研对象根本不理他们的调研,后来我讲到,你为什么不用自己的眼睛来观察来发现,经过他人的介绍完成的问卷真的很可信吗?

第四,任何一项实证研究都要将研究的问题放在特定的社会环境、特定的图书馆事业整体环境下考虑,不能孤立的研究。同时其结论是具有时效性的,并非一劳永逸。

最后,我想感谢徐老师,感谢与我交流的各位老师,如果言语有所不当,还请包涵。

原文连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683f99010153md.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