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图书馆学已经没有什么可以研究了——既蒋永福《图书馆学研究:以后研究什么?》的见解

2012/9/19   点击数:2359

[作者] 北武飘风

[单位] 北武飘风的博客

[摘要] 图书馆学路还很长现在研究只是在现在的认识层次上对事物在现阶段展现出来的部分内容的认识,要对现在展现出来的全部内容予以认识还差的很远。21世纪的理念,法制,服务研究需要延展到都整个中国图书馆学,整个中国图书馆界,整个中国图书馆体系中去。不应该是在某一些图书馆的组织内部做内部的理念,法治,服务研究。这些研究再好再突出,对于整个图书馆界还是散在的,无序的,迷茫的,无为的。需要探讨更好地适应时代发展的理念方式,理论体系,实践方案,不是用已有的东西来规范和限制现在需要走的路,需要在已有的东西的基础上开发延展激活现在的方式。

[关键词]  图书馆学 图书馆界 服务



图书馆学路还很长现在研究只是在现在的认识层次上对事物在现阶段展现出来的部分内容的认识,要对现在展现出来的全部内容予以认识还差的很远。21世纪的理念,法制,服务研究需要延展到都整个中国图书馆学,整个中国图书馆界,整个中国图书馆体系中去。不应该是在某一些图书馆的组织内部做内部的理念,法治,服务研究。这些研究再好再突出,对于整个图书馆界还是散在的,无序的,迷茫的,无为的。需要探讨更好地适应时代发展的理念方式,理论体系,实践方案,不是用已有的东西来规范和限制现在需要走的路,需要在已有的东西的基础上开发延展激活现在的方式。

图书馆的工作以及效果是大研究的一种检验方式,但是不能一直在图书馆本身这一层次上做研究,需要跳出圈子来,开阔更广泛的思维。所谓研究已经尽了,已经至善至美了,没有什么可以研究了的表述很是不确切,也不客观,难免还有孤芳自赏的意味的。

学科中任何人的贡献都是很小一部分,这部分贡献对后人研究以及对学科的影响大小不是自己说了算,需要历史检验,需要时间考核。没有人敢说自己把握了这个学科的命脉,也没有人敢说自己在这个学科上一直都对。科学的发展很真实也很残酷的,对就是对的会发扬传承,错就是错的会毫不留情否定.

科学研究需要大局观念,需要有科学思维,在信息思维的润滑下力争上升到创新思维。社会科学同自然科学一个很大的区别就是实干跟有大的科学思维理念的不同。在自然科学界必须实干,必须实验;而在社会科学界应该先有理念,先有远见,在有指导的基础上才能有更好的实践。所谓能认可,可以从实践中总结出来的社会科学理论已经不需要研究了,大部分都是事实以及公认的准则了,在研究这类类似道德文化等可以自身滋长的东西意义不大。社会科学要有眼界,有远见,有大思维,要能引领引领潮流才能更好地立柱阵脚。

科学研究中的充实不代表有作为,有事干不代表能干出有作为有影响力。在社会科学界能引领潮流,走在前面的不是实干家不是所谓的充实者和有事儿做的人,往往是那些有理念,有思维,有远见,有大局观念的人物。他们能从大处着眼能大胆假设。善于发现提出问题,勇于思考问题,探索事物的本质。

科学研究不需要学科之间的攀比,不需要自己给自己找一些安分的理由。不同学科有自己的特点,有自己不一样的发展模式,有自己的事。在研究中自娱自乐,自己满足的想法确实不好。久而久之难有新意,产生盲视,也不可能有创新。需要有自己的思维,有自己的思想,不要再前人的完整有体系的研究面前望而却步,也不能在也有的研究面前置若罔闻,不能在遇到问题时畏首畏尾不知所以,也不能在做出成就时目无一切洋洋得意。

原文连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67897ff801015lq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