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蒋老师“中国图书馆学者们:何时能摆脱本质主义的幼稚?”博文浅析

2013/1/10   点击数:2335

[作者] 北武飘风

[单位] 北武飘风

[摘要] 蒋老师追求自由,豪放,无拘无束,无羁无绊,天马行空,思绪如滔滔江河不绝,思考犹万里长江奔放。亦醉亦醒之间,现实五行之外。所谓精神无程无尽自由无将无界。

[关键词]  图书馆学 精神 王子舟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b5fb64d0101bvuw.html

蒋老师一直在思考,从来在前沿。继图书馆没有研究之后http://blog.sina.com.cn/s/blog_6b5fb64d010195l2.html,有图书馆学研究什么、http://blog.sina.com.cn/s/blog_6b5fb64d01019kht.html图书馆学家是什么的追问http://blog.sina.com.cn/s/blog_6b5fb64d01019q7s.html,又有图书馆研究阶段的思考http://blog.sina.com.cn/s/blog_6b5fb64d01014gq0.html,有图书馆研究话题的讨论,后来又有图书馆该不该有本质研究的否定http://blog.sina.com.cn/s/blog_6b5fb64d0101brri.html,http://blog.sina.com.cn/s/blog_6b5fb64d0101bvuw.html......科学探索精神值得每一个所谓的图书馆学家们思考和学习,有独特思维见解也是作为一个学者区别于其他人的基本的东西。

大师的言行可以影响一代几或者代人的工作,大师的行动可以影响一代或者几代人的行为。

那从将老师的研究中能否看出来本质的东西?

蒋老师追求自由,豪放,无拘无束,无羁无绊,天马行空,思绪如滔滔江河不绝,思考犹万里长江奔放。亦醉亦醒之间,现实五行之外。所谓精神无程无尽自由无将无界。

对事物的研究包括科学研究,有多方方面多种途径,最基本的就是辩证的本质追问,也是哲学最爱讲的一个话题,通过无穷尽的追问本质,来了解规律,洞晓过程。再就是抛开物质本身的独立思考,这被唯物主义冠以唯心主义的称号,但是也有很多的研究就是在这种为精神的思考以及无物质的意识勾画中得出来的。在物理学中这些事非常容易理解的。

王子舟的图书馆学是什么不是真理,也没有本质的追问,在问号之后的回答只不过一家之言,可以参考不可全信。另外也有一些探索图书馆存在的研究。但是没有这种类似本质的讨论人们对图书馆的理解还是在想象的层面上,乌托邦式的理想,图书馆是天堂的摸样,实际中连座位都找不到。图书馆到底能解决一个什么问题,是作为社会上的一个摆设还是能给社会带来一些财富,是采购的归属还是作为文化的存储,是作为一个机构还是作为一门学问等等......这些都是在不断使实际探索和追问中得到一定的答案的。如果就靠天马行空,开自由奔放的思想,是不知道现实中的图书馆的。

有学者说的好研究不能肯定一方面否定一方面。未知的世界很奇妙探索没有止境,谁在谁的领域内说得通谁就在领域内有发言权,不同的学者研究之间需要真诚的沟通交流,求同存异,取长补短,相互进步,相互学习。在国内相互看不起臭老九做派,相互不认可相互攻击是没有学术风范的无知,相互之间掐架对骂是奴性和窝里斗的虫子行为。国人智力不低,不比别人笨,没有大成绩就是应为相互之间没有真诚的团结沟通,没有合作意识,没有整体观念。

国内图书馆学研究总体上还算是有整体的,但是相互之间缺乏交流,一块块的东西南北,不成体系,要是把国内关于图书馆学的研究都有机结合起来,会是另一翻美景。

对于事物本质的探索跟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关系不大,探索事物的本源在没有马克思和毛泽东的时候在人类有思维以来一直都在进行着。对于这种追求的动力驱使着社会的进步。学习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对于不同的人,要求不同,对于科学研究者不应该受到政治思维的固化不应该有政党偏见,应该用到其中的最原本最客观的成分,应该当成方法的一部分而不是其他。学术不应该和政治政党扯到一块儿,否则就乱了腐败了没有研究意义了。

任何事物都应该探索本质,但是也少不了本之外描述和规划。只有本质研究和非本质思考适当,研究就会变得更顺眼。

原文连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67897ff80101826q.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