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博客:如何继续?

2013/5/6   点击数:2180

[作者] 蒋心独运

[单位] 蒋心独运

[摘要] 上一篇博文写了“我的博客:还能否继续?”。“学林博语”网友跟帖说:“您是学科一面旗帜,愿蒋教授博客继续做下去,而且最好还是不离图门图学,特别是当下学科和事业处在艰难困惑之际,图书馆学不能没有您这样的理论家,并不是到了没什么值得研究的峰巅了。”我很感谢学林——我会继续博客的。但是,如何继续呢?

[关键词]  图书馆学 文献 学术



上一篇博文写了“我的博客:还能否继续?”。“学林博语”网友跟帖说:“您是学科一面旗帜,愿蒋教授博客继续做下去,而且最好还是不离图门图学,特别是当下学科和事业处在艰难困惑之际,图书馆学不能没有您这样的理论家,并不是到了没什么值得研究的峰巅了。”我很感谢学林——我会继续博客的。但是,如何继续呢?

学林说得很对——“并不是到了没什么值得研究的峰巅了”。这一点我以前澄清过,图书馆学基础理论研究不可能出现“没什么可研究”的地步。我说的“没什么可研究”,指的对象是“基础理论研究”领域,指的是前一时期猛力发作之后近期难以再现创新性成果,尤其是我,学力不济、天生不敏,难以在短时间内作出什么“创新”。说实话,从近两年图书馆学基础理论领域的学术论著情况看,我真的没看到什么“新货”。

学林期望我“不离图门图学”。是的,我恐怕也没有能力离开“图门图学”。更重要的是,我热爱“图门图学”,我不会轻易离开“图门图学”的。然而,对一个研究者而言,开辟新的研究方向或研究领域是允许的,也是可取的——此谓“另辟溪径”也。我会继续关注图书馆学基础理论研究领域的,但关注之余,我可能暂时搬到一个“新家”居住一段时间。这个“新家”就是“文献政治学”研究。最近我发表了一篇论文:《文献秩序·思想秩序·统治秩序——中国古代文献整理活动中的秩序建构逻辑》(《求是学刊》2013年第2期)。审稿专家惊诧地对我说:“你们搞图书馆学的竟然还能写出政治哲学方面的文章?!”是的,我就是要让那些文史哲经法大学科的人们知道——我们也“不差钱”,我们也不差于你们!这也是我把此文发表在《求是学刊》而不是图书馆学刊物的原因所在。

我们图书馆学研究,再也不能总是“闭门造车”了。我们应该有“走出去”的勇气!走出去——跟文史哲经法等大学科PK,这样才能真正提高我们学科的学术地位,而不是总让人家认为“小学科”而长期被欺辱。由于我的力量十分有限,在“走出去”的征程上也许做不出什么大贡献,但我一定要走下去——为后来人当铺路石!请你们踩着我的肩膀前行吧——前途是光明的!

原文连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6b5fb64d0101ez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