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馆人的本色

2013/6/3   点击数:2487

[作者] 耄耋少年

[单位] 耄耋少年的BLOG

[摘要] 从2008年以后,我似乎脱离了图林的活动,关于图书馆的博文少了,论文也没写。全部精力都在出版方面了。一是编辑了几套丛书,二是参与数字复合出版软件的研发。其实这两件事是图书馆工作的延伸。

[关键词]  图书馆 本色 图书馆技术 编目



图书馆人的本色

从2008年以后,我似乎脱离了图林的活动,关于图书馆的博文少了,论文也没写。全部精力都在出版方面了。一是编辑了几套丛书,二是参与数字复合出版软件的研发。其实这两件事是图书馆工作的延伸。

说起编书,离休后编了几套图书馆工作方面的丛书,从2006年起,编辑《当代中国图书馆学研究文库》和《20世纪中国图书馆学文库》,前者已出3辑,30种,第4辑8种;在排版中,年内可出版。后者经三年时间努力,这个月可全部出齐。说是做编辑出版的事,实际上还是图书馆的事。只是从自己研究写作改成为别人编辑出书。

至于数字复合出版的事,也只是把图书馆应用计算机的一些技术向出版业务前移,还是图书馆技术那些事。也就是我体会的图书馆技术对其他学科产生作用的体现。从ECIP到复合出版概念的提出,都含有图书馆技术的广义应用。把文献出版后进行的处理,放到文献写作、出版过程中处理。图书馆数据处理的核心部分是分类、编目与规范控制,在出版过程中的应用,是把出版后对文献的描述性操作改变为出版中对文献的标识性操作。“标识性编目”是代表性的概念,包含有自动分类、自动编目、规范生成等内容,现在实际事情做得很多,理论上缺少讨论,这需要图书馆人的深入探索。

自1956年进入北大图书馆学系,到现在在这个专业已经工作了57年。图书馆学虽不是显学,但也是包含有无限技术内涵的一门学科,纵以毕生精力学习研究,也不见得能窥全貌。坚持不懈地上下求索,是图书馆人的应有责任。

原文连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d4c87b0101k2ig.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