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有父亲的梦里,我永远都是个未长大的孩子

2013/9/26   点击数:1963

[作者] 立人乡村图书馆

[单位] 立人乡村图书馆

[摘要] 记不清从什么时候起,只要梦到父亲,醒来时我都会流泪。可这泪不是因为悲伤而流,恰恰相反,因为在梦里,我永远都是个未长大的孩子,因为还只是个孩子,所以我无忧无虑,我快乐着;因为还是个孩子,我就有理由享受着父亲那温柔的爱,可梦醒时,偏偏发现自己已不再是当初被父亲呵护着的那个小人儿了,自己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了,而父亲,也是白发苍苍背略有些弯的老人。于是,无法再继续入睡,边思念着父亲,边流泪。

[关键词]  父亲 孩子 思念



记不清从什么时候起,只要梦到父亲,醒来时我都会流泪。可这泪不是因为悲伤而流,恰恰相反,因为在梦里,我永远都是个未长大的孩子,因为还只是个孩子,所以我无忧无虑,我快乐着;因为还是个孩子,我就有理由享受着父亲那温柔的爱,可梦醒时,偏偏发现自己已不再是当初被父亲呵护着的那个小人儿了,自己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了,而父亲,也是白发苍苍背略有些弯的老人。于是,无法再继续入睡,边思念着父亲,边流泪。

昨夜也一样,从梦中醒来,我无法再继续入睡。思念着父亲,泪水顺着脸流淌,弄湿了我的极大一部分头发,也弄湿了一大半枕头。梦中,我梦见自己和父亲在林子里采蘑菇,之后我们走在一条回家的路上,在经过一户人家,父亲坐了下来与那些老头谈笑风生,可那些人我却一个都不认识。父亲示意让我先走,笑着说:“我的贵客,下次来可别带那么多东西。”就这样,梦醒了。我遗憾就这样从梦里醒来了,可梦境就像电影的镜头,有时它老是不将一些细节拉长,匆匆闪过不说,还留下一丝疑惑给你去琢磨。

不是吗?梦里,我明明是在和父亲采蘑菇呀,也确实记得自己还是小时候的样子,父亲也还是我儿时的父亲,可父亲却说我是他的贵客,让我下次来别带那么多东西。思念了父亲一翻,才明白:父亲是想念我了,才投梦给我。

记忆中,父亲从未打过我,好像也未骂过。记得儿时,有一次我光着脚丫在路边的水沟里玩水,那天正是赶街天,父亲问我要不要同他去赶街,我答应去了。可死活不肯穿鞋,硬赖着要父亲背,结果父亲拿着我的鞋背着我走到了街上,回来时我才自愿穿着鞋走。那时我大概五六岁吧,从我家到街上有三里路左右。

父亲从未对我说过一句:“我爱你。”但我无处不感到父亲的爱。上初中时,人有些大了,同父亲到地里挖土豆,以我的个子和体力,背个八九十斤土豆是不成问题的,可父亲却不让我背那么多,只让我背三四十斤。他说:“你还小,背多了会将人挣痨的。”

记得第一次学着蒸玉米面饭,由于水放得太多,饭凝成了硬块,两个哥哥边吃边嘲笑我,父亲却说:“咋个了?第一次学蒸饭,能做成这样已经不错了。”

……

听村里人说,父亲年轻时力气很大,能将一头公牛抱倒。我问父亲是不是真的,父亲笑着说:是有这么一回事,但不是因为我力气大,那完全是凑巧。那天合作社犁地,犁着犁着牛就跑了,谁都没有办法拉住那牛,牛刚好从我身边经过,我一抱便将它抱倒了,结果制服了它,可能是牛对我没有太多防范吧。这就是我的父亲。可我相信年轻时的他确实有那么大的力气,家里那块用来放水桶的大石头,估计有三百来斤重吧,是父亲从七八里远的山头背来的,还有那盘大石磨,也是父亲从很远的石匠家里买了背回来的(现在已经不用了)。

是的,在我的梦里里,父亲永远是当年的样子,我也永远只是个孩子。有一次我甚至梦到与父亲坐在一条凳子上听老师讲课,可事实上,我的父亲连一天学堂都没有进过,一个字都不认识。我问母亲:“为什么我每次梦到父亲的时候,自己都是小时候的样子?”母亲说:“那是因为小时你在他身边的时候多。”也许母亲的解释是合理的,母亲常说,兄弟姐妹当中,小时候最数我哭得凶,她经常被我哭了受不了了跑到别处躲起来,但只要跟父亲在一起,我就整天都不哭不闹。

岁月虽然无情,但往事并不如烟。如今的父亲已是满头白发,背也略有些弯了,我甚至无法跟他通电话(他听不清)。每当想念他的时候,也只能通过电话从母亲那里了解他的情况。回家时,坐到他身边,我也要用比平时说话高出好几倍的声音来与他聊天,他才能听到,但有些时候他也是凭直觉去猜我所说的话,他说他的耳朵有时听得清有时听不清。过不了几个月他就满七十六岁了(腊月初七生),好在,他身体还算硬朗,一年只是偶尔会感几次冒,饭量不错,每晚都睡得很香,照样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体力活。

我不知道人是否真有前世和来生,如果真有,那定是前世就注定我与父亲的这段父女之缘,今生,能做你的女儿,我心满意足。对于来生,我不敢奢望太多,就算真有,那也不是我所能把控的,就让一切随缘吧。

原文连接:http://www.xctsg.org/archives/465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