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惊喜的变化

2013/10/8   点击数:3071

[作者] 忽如一烨

[单位] 忽如一烨

[摘要] 美国Meredith Farkas女士指出,随着开放存取、社会媒体、数字人文和自助出版的发展,我们看到在开放的网络上使用新的、令人兴奋的出版范式进行着的实验。因为这种网络能够更多地使原子化和超链接内容选项成为可能,对于出版来说图书和期刊不再是唯一的媒介,对于测量影响来说期刊论文的引用也不再是唯一的度量标准。在高等教育领域,图书馆员往往成为开放存取,“altmetrics”(考量基于网络的学术写作影响),和其他最近的学术出版趋势的核心人物。图书馆员也被观念地定位在增进进入学院的新的出版模式的整合。

[关键词]  开放存取 图书馆 图书



美国Meredith Farkas女士指出,随着开放存取、社会媒体、数字人文和自助出版的发展,我们看到在开放的网络上使用新的、令人兴奋的出版范式进行着的实验。因为这种网络能够更多地使原子化和超链接内容选项成为可能,对于出版来说图书和期刊不再是唯一的媒介,对于测量影响来说期刊论文的引用也不再是唯一的度量标准。在高等教育领域,图书馆员往往成为开放存取,“altmetrics”(考量基于网络的学术写作影响),和其他最近的学术出版趋势的核心人物。图书馆员也被观念地定位在增进进入学院的新的出版模式的整合。[1]

所以,图书馆正在调查怎样能使学术出版能够得到创作者与用户共同的满意,这看上去是自然的事情。通过诸如教育老用户有关新的出版范式,把教师和学生的工作及作业归档,提供自助出版平台,成为一个实际上的出版者等等的活动,图书馆正在帮助瓦解传统的出版从而使他们社区的知识分子的作品更容易获得。[1]

参考文献:

[1]Meredith Farkas.Libraries as Publishers---Our push to change the publishing landscape.[2013-09-30]

http://www.americanlibrariesmagazine.org/article/libraries-publishers

原文连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5837c9380101nrwd.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