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对不是因为爱

2013/10/1   点击数:2731

[作者] 立人乡村图书馆

[单位] 立人乡村图书馆

[摘要] 1962年9月30日 也就是51年前的今天,安·兰德以上面这个题目写下一篇不长的文章,痛斥利他主义。51年后一个公益人,一个被许多人视作利他者,自我牺牲者的人看到这篇文章,犹如晴空闪电,直击心扉。

[关键词]  主义 利益 禁锢 武器



绝对不是因为爱

1962年9月30日 也就是51年前的今天,安·兰德以上面这个题目写下一篇不长的文章,痛斥利他主义。51年后一个公益人,一个被许多人视作利他者,自我牺牲者的人看到这篇文章,犹如晴空闪电,直击心扉。

兰德以一贯的尖刻与精准剖析这一被普遍认同的概念,这个世界上有几个人能说出“利他主义不是关爱人类的教义,相反,它是憎恨人类的。”——因为利他主义把利他作为道德的最高标准,“它倡导自我牺牲,也倡导为了某种不知名的“公共需求”而牺牲他人,它把他人当作祭祀的牲口。” 因此“(他们,标榜利他主义的人)不认为牺牲是达到目的的暂时手段,在他们那里,牺牲本身就是目标——牺牲是一种生活方式。”

利他主义通过标榜利他来获得正当性,同样通过贬低利己来驳斥正当性。没有比这个更可悲的了。

“很多集体主义历史学家批评美国的宪法,理由是宪法的起草者们个个都是富有的土地所有者,他们起草宪法的动机不是什么崇高的政治理想,而是出于自己自私的经济利益。(但是)如果一个社会能为了富人的利益提倡全社会的自由,鼓励提高生产力以及保护个人的权利,那么任何以人类幸福为奋斗目标的人都应该为这样的社会制度欢呼。但这不是集体主义者的奋斗目标。

”“集体主义的思想理论家对美国的内战也提出了类似的批评,他们不无蔑视地指出,北方政府的动机不是为了解除奴隶的痛苦,而是出于资本主义自私的经济利益,因为发展资本主义需要一个自由的劳力市场。最后一句话是正确的,资本主义不能通过奴隶的劳动得到发展。捍卫奴隶制的是农业化的封建主义的南方,消灭奴隶制的是工业化的资本主义的北方——资本主义在19世纪把奴隶制和农奴制从所有文明世界里驱逐了出去。这个社会制度没有给那些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奴役他人的人留下丝毫余地,还有什么比这样的社会制度更伟大的呢?那些以人类的福利为奋斗目标的人还能期盼什么更崇高的制度呢?但这不是集体主义者的奋斗目标。”

利他主义永远是那些禁闭岛社会禁锢人最好的武器,判断一件事是否良善不是看它的结果而是它是否足够“无私”,为了避免被贴上自私的标签多少人放弃了更多的行动。

8月27日,我在杭州因为前期丢了钱包,之前借的钱由于计算错误到了火车站后已经买不起票了。我当时在蒸功夫(有无线网络)登录自己的支付宝,一个座位一个座位问过去,求50元现金借款,当场支付宝付清,并且加付5元酬谢。十几个人,未得。不能怪别人不放心,因为对于大多数这样的帮助:,如果我是在欺诈,他将损失原本属于自己的钱,甚至如果我足够阴毒,诈骗水平足够高(因为借此我能知道他的支付宝号),他将损失更多未知的财富。而如果我是真实的,那么他不过得到原本属于自己的那些钱,而对于酬金,大多数人是不好意思接受的。

而这正因为我们对于“帮助”这个“市场”的利他主义的苛责,摧毁了人们通过这一行为获取回报的正当性,同时必然打击了人们参与这一行为的动力。因此那些真正需要的人获得帮助的可能性更低。而原本,即使这个市场存在欺诈,人们可以通过加大对可能风险的回报加以抵消,而使尽可能多的人获得急需的帮助。

最后我在一个座位上遇到了一位先生,他只是淡淡地回我说没有支付宝。我道谢后向隔壁的一对母女求助(女儿与我岁数相仿),女儿犹豫着想要帮助我,还示意母亲支付宝当场可以付清。而母亲生硬地打断我,说没有没有。我依然道谢着要转身。这时隔壁刚才说没有支付宝的先生拿出了50元,递给我,一句话没说。我问他的支付宝账号,他说不必了。我于是很斩钉截铁地说,非常感谢但我不能要这个钱。 可能就是这个举动让那对母女觉得我不像是骗子,于是女儿说愿意借我,我递上一张纸让她写账号,她把钱和账号递回。我说:马上给她付钱。她反倒露出难为情的样子回道:不急。

唉,足可见,利他主义阴霾对人倾入之深。它阻隔了人性真实的想法,这个时候一个人怎么可能真心希望别人慢悠悠地兑现承诺呢?这个时候她不仅担负着50元的风险,同时担负着母亲的不理解和看好戏。

我旋即付款,并加付5元酬谢。她收到到款短信还不好意思地走来要还我5块钱。我非常认真地说:没有你担这个风险,我不知什么时候能买上车票回家呢。请务必收下。

遂接受。

利他主义并不意味着善意,它意味着人是用作牺牲的动物,它意味着人要为其他人牺牲。并且宣扬:一个人必须在自我牺牲中发现乐趣!安·兰德认为,这是“人类犯下的最大欺诈罪”。 正因为利他主义的语境,使得利己成为了:牺牲他人以利自己。人被置于这样悲惨的命运:要么“要么为了他人自己忍受痛苦,要么为了自己让他人遭受痛苦”。这与人性是相悖的,当真实的人们无法满足利他主义的要求时,必然突破底线堕入伤害他人从而利己的“彻悟”。这就是中国所谓礼教之邦同时奉行: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原因。这就是那些最极端推崇利他的社会,一定是表面上最光鲜,实际最虚伪,私底下最无忌于做损人利己事情的社会。

从古希腊到今天,自我主义被等同为牺牲他人以利自己,利他主义———牺牲自己以利他人。人被留下在两样痛苦中选择一样的权利:要么为了他人自己忍受痛苦,要么为了自我为他人造成痛苦。再加上一条:一个人必须在自我牺牲中发现乐趣,这个圈套就很圆满了。安·兰德认为,这是“人类犯下的最大欺诈罪”。

兰德用苏联和纳粹的例子来昭示集体主义、利他主义的暴行。她说:

面对这些暴行,请你扪心自问:如果大家不认可人是为了“公共利益”可以任意宰杀的祭品,这一切还可能发生吗?读一读当今一些国家政治首领的讲话,试问:如果“牺牲”不是被视为一种道德的概念,而是一种反人性的罪恶,他们的讲话里还能剩下些什么?然后,听一听我们自己国家当权者的讲话,也问一问你自己上面那个同样的问题。”

回到8月初的年会课堂,或许我无意间,冥冥中说出了一个事实。我说,我的那个行为没有爱。之前或许我没有想清楚,之前或许我没有解释清楚。现在我更加确定了。我反对用爱来定义我的行为。我反对用利他主义标注我的工作。

我要自豪而坚定地宣称,我在为自己的快乐工作,我的快乐首先是建立在,这份工作有助于我思考我一直以来思考的中国现实问题,尤其是教育问题。在这份工作中,我有充分地锻炼我自己能力的机会,我接触到许多我原本不容易接触到的人,更重要的是,我立志要从这份工作中发现更多安身立命的本钱,更多可以使自己变得更富有、快乐的能力、技术、知识和眼光。而在这一过程中我使得我的学生受益。——我坚信:人类有权通过彼此互利的方式获得幸福。

同时,我拒绝在这份工作上表现出悲情与牺牲,以此标榜自己的高尚;而这种高尚的标榜将可能导向,认为其他不够“高尚”者欠自己的,认为那些不够高尚者,有责任为“我”所从事的高尚事业付钱。没有比这更能通向极泉的了。所以,我亲爱的支持我们的朋友,请为了你自己本身的快乐,而不要用牺牲自己的方式,来和我同行。

——————————————

绝对不是因为爱 (选自《通往明天的唯一道路》本月次佳读物,隆重推荐)

作者:安·兰德

1962年9月30日

“保守主义者”企图以利他主义和集体主义来证明资本主义的合理性——没有什么比这样的错误更天真更危险了。

很多人相信,利他主义意味着善良、仁慈或尊重他人的权利。而事实上正相反:它倡导自我牺牲,也倡导为了某种不知名的“公共需求”而牺牲他人,它把他人当作祭祀的牲口。

一些所谓的资本主义捍卫者相信,集体主义是以真切关心人类福利为基点的,他们拼命地向他们的敌人保证,资本主义是通向社会主义目标的有效途径,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殊途同归,资本主义是满足公共需求的最好“仆人”。

可是他们不明白他们为什么会失败。利他主义者和集体主义者憎恨资本主义,但不是因为那些明显存在的缺陷,而是因为它造福于人的优点。

如果你怀疑这一点,就请思考一下下面的这些例子。

很多集体主义历史学家批评美国的宪法,理由是宪法的起草者们个个都是富有的土地所有者,他们起草宪法的动机不是什么崇高的政治理想,而是出于自己自私的经济利益

这无疑是无稽之谈。但有一点是对的,那就是,资本主义不要求任何人牺牲自己的利益。这里,我们倒是应该质问一下集体主义者这种观点背后的的道德观了。

美国革命以前几百年的封建主义和专制主义过程中,富人的利益是建立在对他人的剥削奴役之上的,他们的幸福就是另外一些人的痛苦。所以,如果一个社会能为了富人的利益提倡全社会的自由,鼓励提高生产力以及保护个人的权利,那么任何以人类幸福为奋斗目标的人都应该为这样的社会制度欢呼。

但这不是集体主义者的奋斗目标。

集体主义的思想理论家对美国的内战也提出了类似的批评,他们不无蔑视地指出,北方政府的动机不是为了解除奴隶的痛苦,而是出于资本主义自私的经济利益,因为发展资本主义需要一个自由的劳力市场。

最后一句话是正确的,资本主义不能通过奴隶的劳动得到发展。捍卫奴隶制的是农业化的封建主义的南方,消灭奴隶制的是工业化的资本主义的北方——资本主义在19世纪把奴隶制和农奴制从所有文明世界里驱逐了出去。

这个社会制度没有给那些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奴役他人的人留下丝毫余地,还有什么比这样的社会制度更伟大的呢?那些以人类的福利为奋斗目标的人还能期盼什么更崇高的制度呢?

但这不是集体主义者的奋斗目标。

资本主义创造了有史以来最高的生活水准,这是不容辩驳的事实。东柏林和西柏林之间强烈的对比就是最好的例证,这就像实验室里进行的实验一样具有说服力。

但是,那些大声叫嚷着要消灭贫困的人正是那些竭力反对资本主义的人。人类的福利并不是他们的奋斗目标。

“不发达国家”是当今世界的一大问题,这些国家中的大多数人仍处于贫困当中。有些国家,如巴西,公然掠夺外国投资者的财产(或将其国有化);有些国家,如刚果,大肆屠杀外国人,包括妇女和儿童。然后,他们大叫着寻求外国救援,要求得到技术人员和资金。

让他们如此肆无忌惮的只能是利他主义无耻的教义。

如果这些国家能够效仿建立资本主义制度,保护私有财产,那么他们的问题就会迎刃而解。那些有钱人可以私人投资开发自然资源,并有望盈利。他们会带来这些国家所需要的技术、资金、文明和劳力。每个人都可以获得利润,并且不需要牺牲任何他人。

但是按照利他主义者的逻辑,这是“自私的”,所以是罪恶的。

他们喜欢做的是通过税收牢牢抓住人们的钱包,然后把这些钱白白浪费在外国,却眼睁睁地看着我们自己的经济每况愈下。

如果下一次,你想买一样必需品或什么令你高兴的东西却付不起钱时,那就问问你自己,你有多少钱被用于支付柬埔寨颠簸不平的道路,又有多少钱被用于支持那些“无私的”利他主义者,他们在丛林中扮大款,用的却是纳税人的钱。

如果你想改变这一切,你就首先应该意识到,利他主义不是关爱人类的教义,相反,它是憎恨人类的。

集体主义不认为牺牲是达到目的的暂时手段,在他们那里,牺牲本身就是目标——牺牲是一种生活方式。集体主义想要毁灭的是人类的独立、成功、繁荣和幸福。

如果有人说牺牲不是必须的,人们可以生活在没有牺牲的社会里,或者,资本主义是唯一能让人获得幸福的社会,那么集体主义者就会表现出狰狞而歇斯底里的仇恨。

如果资本主义不曾存在,那么任何有良知的人道主义者都会竭尽所能去创造这样的社会。但现在你看到的却是人们竭力回避它的存在,曲解它的性质,扼杀它的生命——你几乎可以肯定,不管他们的动机是什么,反正绝对不是出于对人类的爱。

原文连接:http://www.xctsg.org/archives/468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