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馆与数据库商的斗智斗勇

2014/12/2   点击数:2841

[作者] 赵美娣的博客

[单位] 浙江大学图书馆

[摘要] 不久前,一个读者在图书馆的留言板提了个问题:“老师,你好,请问既然杂志Hepatobiliary & Pancreatic Diseases International (HBPD INT) (ISSN 1499-3872)的所有文章在其官网http://www.hbpdint.com/EN/article/showOldVolumn.do 都能免费下载查阅,为什么它又多此一举放到elsevier呢? 为什么学校还要买elsevier? 还有其他类似的杂志也是,在其官方网站都可以免费阅读,为什么还要去买呢?” 要说这个问题,真的触到了图书馆的痛点了,当图书馆数字资源越来越多以后,别说这类可以公开获取的期刊与数据库有重复,数据库之间的重复更厉害,但图书馆却没有什么特别的好方法来避免这样的情况出现。当然,我在回复读者提问的时候不能过多说到图书馆的酸甜苦辣,只能简单回复:“ 这个问题提得好。图书馆购买的数据库大多数都是打包购买的,数据库不允许挑选期刊,或者选择的期刊超过一定量可能比打包购买更贵,所以一些期刊即便可以免费获得,图书馆在购买数据库的时候仍不会剔除,这也有助于用户在一个数据库检索的时候减少遗漏。”

[关键词]  图书馆 数据库商 Elsevier



不久前,一个读者在图书馆的留言板提了个问题:“老师,你好,请问既然杂志Hepatobiliary & Pancreatic Diseases International (HBPD INT) (ISSN 1499-3872)的所有文章在其官网http://www.hbpdint.com/EN/article/showOldVolumn.do 都能免费下载查阅,为什么它又多此一举放到elsevier呢? 为什么学校还要买elsevier? 还有其他类似的杂志也是,在其官方网站都可以免费阅读,为什么还要去买呢?” 要说这个问题,真的触到了图书馆的痛点了,当图书馆数字资源越来越多以后,别说这类可以公开获取的期刊与数据库有重复,数据库之间的重复更厉害,但图书馆却没有什么特别的好方法来避免这样的情况出现。当然,我在回复读者提问的时候不能过多说到图书馆的酸甜苦辣,只能简单回复:“ 这个问题提得好。图书馆购买的数据库大多数都是打包购买的,数据库不允许挑选期刊,或者选择的期刊超过一定量可能比打包购买更贵,所以一些期刊即便可以免费获得,图书馆在购买数据库的时候仍不会剔除,这也有助于用户在一个数据库检索的时候减少遗漏。”

在图书馆与数据库商这两者之间,真的有千丝万缕理也理不清的关系。按理说,图书馆是数据库产品的购买者,俗话说顾客是上帝,图书馆应该是数据库商的衣食父母啊,可实际情况却是,图书馆却似乎总是被数据库商捏住了脖子。经常遇到的情况,一是涨价,几乎每次续订都难以避免,二是捆绑式销售,把许多资源打包,不管你需要还是不需要,只能一起买下。图书馆也试图联合起来与数据库商抗争,但取得的成效却微乎其微。说起与数据库商的抗争,也许Elsevier是最典型的一家。Science Direct数据库刚进入中国的时候, 采取的是低价战略,而Elsevier旗下那些高品质的期刊是中国科研人员和高校教师都非常需要的资料,加上它的投稿平台等服务,已经让人产生依赖,离不开了,然后它就开始以很高的幅度涨价,按数据库原来的计划,它希望到2020年中国用户购买数据库的价格要与欧美国家持平。高校图书馆的数字资源采购联盟曾经与Elsevier有过多次交锋,其中影响最大的是2010年前后国内高校图书馆、科学院图书馆和公共图书馆集体抵制Elsevier的涨价行为,参加抵制行动的图书馆都在自己的网站上发布相关声明。那次事件让Elsevier的涨价行为放慢了脚步,承诺推迟到2030—2035年让中国的购买价格达到欧美的水平。

要说Elsevier惹恼的其实不仅是中国的用户,在全球它也树敌很多。记得2012年就有英国剑桥大学数学家、菲尔兹奖获得者 Timothy Gowers发起, 公开宣布抵制 Elsevier 。Timothy Gowers 对 Elsevier 的抵制行为很快就得到了众多科学家们的支持,一个用于宣传和签名的网站 The Cost of Knowledge 被建立起来。科学家们抵制的主要行为有:不在 Elsevier 上发表论文;不审阅其他研究人员投给这些期刊的稿件;不参加 Elsevier 的任何编辑工作。该活动得到数千名科学家的签名支持。当时看到这个抵制活动我是很高兴的,想想也是,写论文审论文的这些科学家才真的是期刊和出版商的衣食父母呢,没有他们的论文,期刊还怎么能玩得转!可惜,站出来的科学家毕竟是少数,2年多过去了,不知道这个抵制活动现在进展如何?不过当年我就曾断言,在这个活动中签名的中国科学家一定更是少之又少的,因为在 Elsevier 旗下的高质量期刊上发文章可以说是他们一直追求的,没几个敢得罪这些期刊。事实上,图书馆为了抵制数据库商的涨价停订数据库才几个月,便有许多读者提意见甚至骂人。其实图书馆夹在数据库商和读者中间,许多时候真是无可奈何。

刚听说,又有数据库商来卡图书馆的脖子了,这次是英国皇家化学学会数据库(RSC),这也是一个历史悠久的数据库了,拥有Chemical Society Reviews、Chemical Communications、Dalton Transactions、Green Chemistry等著名期刊,所以有底气拒绝高校图书馆数字资源采购联盟的谈判,要单独与各图书馆谈判,涨价幅度高达300%。化学类的研究对文献资源的依赖也是非常大的,所以几个化学类数据库都是价格非常高而且要求特别严的,比如 美国化学学会数据库(ACS),估计所有购买该数据库的图书馆都有过被停止使用权限的经历,化学文摘SciFinder Scholar 也是非常昂贵而且并发用户限制很严的一个数据库。而这次轮到RSC了,高校图书馆是决心要抵制数据库如此肆无忌惮的涨价行为的,问题是,那些已经用惯了数据库的老师和学生们能理解吗?如果有一个学科带头人或科研的牛人冲到图书馆来理论,说你的行为影响了他的研究工作,图书馆能顶得住吗?

原文连接: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9474-8479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