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馆也惹上了侵权官司

2014/12/19   点击数:3168

[作者] 赵美娣的博客

[单位] 浙江大学图书馆

[摘要] 据南国早报报道,近日,南宁市某城区图书馆因上传了《一场风花雪月的事》、《死于青春》、《穆斯林的葬礼》3部作品至其网站,北京中文在线数字出版股份有限公司认为对方的行为属于侵权,于是诉上法院索赔近7万元。2014年12月16日,此案在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中文在线公司诉称,该公司通过与作家海岩、霍达签订了授权书及合作协议,取得了该3部作品在全球范围内的信息网络传播权等著作权,并可独立对上述授权范围数字图书的侵权行为追究法律责任。2014年初,公司发现南宁市某城区图书馆所有并管理的网站,未经授权上传了以上3部涉案作品供网络用户下载,已属侵权行为。为此,中文在线公司诉至南宁市中院,要求图书馆立即停止侵权行为,并赔偿经济损失63060元,以及公司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6800元。

[关键词]  图书馆 侵权 版权保护 数字化 官司



据南国早报报道,近日,南宁市某城区图书馆因上传了《一场风花雪月的事》、《死于青春》、《穆斯林的葬礼》3部作品至其网站,北京中文在线数字出版股份有限公司认为对方的行为属于侵权,于是诉上法院索赔近7万元。2014年12月16日,此案在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中文在线公司诉称,该公司通过与作家海岩、霍达签订了授权书及合作协议,取得了该3部作品在全球范围内的信息网络传播权等著作权,并可独立对上述授权范围数字图书的侵权行为追究法律责任。2014年初,公司发现南宁市某城区图书馆所有并管理的网站,未经授权上传了以上3部涉案作品供网络用户下载,已属侵权行为。为此,中文在线公司诉至南宁市中院,要求图书馆立即停止侵权行为,并赔偿经济损失63060元,以及公司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6800元。(见http://www.chinadaily.com.cn/dfpd/gx/2014-12/18/content_19117992.htm )

图书馆方认为,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第七条第一款的规定: “图书馆、档案馆、纪念馆、博物馆、美术馆等可以不经著作权人许可,通过信息网络向本馆馆舍内服务对象,提供本馆收藏的合法出版的数字作品和依法为陈列或者保存版本的需要以数字化形式复制的作品,不向其支付报酬,但不得直接或者间接获得经济利益。当事人另有约定的除外。” 图书馆方将作品复制后上传到其网站,属于合理使用。针对图书馆的说法,中文在线公司称,图书馆的行为并不适用《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第7条第一款规定,原因是“该条只适用于本馆馆舍内使用,但对方网站是针对于社会大众。“我方并未授权对方进行传播,对方没有传播权,且对方至今还在其网站上使用原告作品,构成侵权”。 图书馆方则认为,本馆馆舍内不只是限于某一个区,而是针对全国范围。公司方既允许在网站上复制作品,就说明其允许别人进行阅读并复制收藏。

此案虽然目前还没判决,但无论结果如何,对图书馆来说,的确是一个值得关注的事情。

其实,作为提供文献资料的图书馆,一直都面临版权问题。著作权是与图书馆关系最为密切的一种知识产权。由于图书馆购买的图书是为了让公众阅读,本身并无赢利的目的,符合著作权保护中允许使用的范畴。即便在复印技术普及以后,图书馆理论上具备整本复制文献的能力,从版权保护的角度这是不允许的,但相关规定中仍然是给图书馆一定豁免权的,比如相关规定中有允许图书馆、博物馆、档案馆等机构为陈列或保存版本的需要而复制本馆收藏的作品。当复印作为一种服务在图书馆提供给读者以后,图书馆就必须注意,只有读者的复制是出于研究或学习的目的才能复制,而且按规定读者是不能整本复制图书和期刊的,只能就需要的章节部分复制。不过复制整本图书的成本总体上比购买整本图书要贵得多,所以一般还不会出现为赢利而整本复制资料的情况。

但数字化技术发展以后,情况发生了变化,文献数字化不仅方便,成本也低,对图书馆来说便面临更多的问题。这其中更有因为数字图书馆建设、文献传递服务等需要,与知识产权保护之间存在的矛盾,便如南宁市这个图书馆遇到的问题就是在没有获得授权的情况下把电子版提供给读者,属于一个界限比较模糊的情况。从图书馆的角度,那是为了给读者提供方便,同时也传播了这些作品,但是否便能由此就认为这样的行为是合法的呢?试想如果传播的图书不是3本而是几百本甚至几万本,能被允许吗?《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第七条的第二款的规定是,图书馆、档案馆、纪念馆、博物馆、美术馆等“为陈列或者保存版本需要以数字化形式复制的作品,应当是已经损毁或者濒临损毁、丢失或者失窃,或者其存储格式已经过时,并且在市场上无法购买或者只能以明显高于标定的价格购买的作品。” 据此可见,图书馆将作品数字化是受到严格限制的,对于那些未损毁、未丢失且在市场上可以以合理价格顺利购买到的作品,图书馆是不被允许将其数字化的。虽然图书馆一直提出这样的条款不合理,对图书馆的限制太严了,不利于给更多公众提供公平的阅读条件。但只要条款没有修改,便仍是适应的法律条款。

所以现在大多数图书馆在提供数字化产品时,绝大多数是向数据库商家购买数字化文献的,版权问题便由数据库方解决,与图书馆无关。而一般数据库方为了保证他自身的利益,对图书馆利用数字化资料也设定许多条件,如只能在限定的范围或人群中传播。而一些规模较大的图书馆也一直致力于建设自己的特色数据库,这个过程中便需要特别关注版权问题。大多数情况下,特色资源如果仅限于在馆内提供利用,一般不会有太大问题,但如果要提供互联网所有用户利用的资源,一定要注意,必须是那些不会产生版权纠纷的资料,如古籍、部分民国资料等。

其实,互联网环境下,侵权越来越容易,版权保护则越来越困难,如著名的“百度文库侵权案”,说起来那也是用户出于分享等目的自己把作品数字化后上传的,也不收取使用者的费用,看上去完全属于做好事性质的,但对作者的侵权却是实实在在的。前一阵曾看见有博主反映上传到科网论坛的电子书被删除了,我也估计有出于知识产权保护方面的考虑。当然,图书馆或数字图书馆的情况与这些纯网络行为还有区别,但网络环境下,那种免费、共享等理念的确与知识产权保护的理念是有冲突的。在此我不想评述孰对孰错,但有一点还是需要说明的,如果作者的权利得不到保护,便可能挫伤他们创作的热情,最终的结果是优秀的作品越来越少,对知识产品的使用者来说,也是很大的损失。

原文连接:http://blog.sciencenet.cn/home.php?mod=space&uid=69474&do=blog&id=8523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