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高校图书馆员职业能力的思考

2016/7/1   点击数:2181

[作者] 图谋博客

[单位] 淮海工学院图书馆

[摘要] 《大学与研究图书馆新闻》(C&RL News)2016年第6期发布了美国大学与研究图书馆协会(ACRL)研究计划与审查委员会撰写的研究报告《2016年高校图书馆发展大趋势》。该趋势报告从2010年起每两年发布一次。

[关键词]  高校图书馆员 职业能力



《大学与研究图书馆新闻》(C&RL News)2016年第6期发布了美国大学与研究图书馆协会(ACRL)研究计划与审查委员会撰写的研究报告《2016年高校图书馆发展大趋势》。该趋势报告从2010年起每两年发布一次。2016年的9大趋势为:研究数据服务(Research data services);数字学术(Digital scholarship);馆藏评估趋势(Collection assessment trends);图书馆集成系统与内容提供商/完成并购(ILS and content provider/fulfillment mergers);学习证据:学生成功,学习分析,证照审核(Evidence of learning:Student success,learning analytics,credentialing);高等教育信息素养框架新方向(New directions with the Framework for Information Literacy for Higher Education);替代计量学(Altmetrics);新兴员工职位(Emerging staff positions);开放教育资源(Open Educational Resources)。

大学与研究图书馆协会是美国图书馆协会最大的分支机构,拥有会员11000余人,接近美国图书馆协会成员数量的五分之一。它成立于1940年,致力于促进学习与学术转化。由它发布的高校图书馆发展大趋势有“风向标”意义。如果浏览近两年的国内图书情报核心期刊,相关内容占很大比重。欧洲研究图书馆协会、北美研究图书馆协会、加拿大研究图书馆协会、和开放获取知识库联盟共同创建了一个联合工作小组,该工作小组的首要工作是确定在数字化科研、知识库管理和学术交流的环境下图书馆的服务渠道。该工作小组根据这些服务和角色一一探讨图书馆专业人士需具备的能力。2016年6月已发布《学术交流与开放获取馆员能力框架》与《研究数据馆员能力框架》,这两个能力框架有助于图书馆员认识自身所在机构在技能方面的差距,依据有关职位能力的描述,可以开展自我评估,亦可供职业能力培训提供参考。

2015年春季圣何塞州立大学信息学院分析了图情领域招聘广告中出现的400个新兴职位。总体趋势呈现:熟悉技术与技术支持,聚焦用户体验,支持虚拟服务,数字人文与知识管理。企业领域也对这些职业技能集的兴趣持续增长。合作、团队协作与沟通在所有职位描述中也是最为普通的技能。鼓励求职者加强学习新兴技术,数据分析与可视化及地理信息系统。

面对上述“新业态”,对于图书馆这一行,我不知是喜是优。我的一个综合印象是理论研究热火朝天,实践层面似乎可以用“安之若素”概括。

笔者作为一名高校图书馆馆员,在经历变革,观察变革,思考变革。笔者近期了解到几件事。有一综合性大学,据说因学校经费紧张,2015年将所有数字资源停掉,2016年“顶不住”压力,又陆续买入。我作为数字资源采访馆员,听了之后感觉很惊诧。有一高校青年教师,具有知名“985高校”博士学历,不知道所在学校的数字资源怎么用,且对“与时俱进”的移动图书馆服务比较排斥。有一“211高校”研究生,二年级了,不知道其所在学校购买了ScienceDirect数据库,说是按字母E搜索未找到,他不知道ScienceDirect数据库是荷兰爱思唯尔(Elsevier)出版集团的核心产品,只顾找“Elsevier”数据库去了。有的高校,在校园内的宿舍区无法使用“校园网”(学校购买的数字资源通常是基于“校园网IP范围”授权的),公共机房及能上校园网的无线网络区域状况比较糟糕,也就是学生群体基本无法使用学校购买的数字资源。在我国,提升高校图书馆员职业能力这事,任重道远,亟待有的放矢,循序渐进。

原文连接:http://blog.sciencenet.cn/home.php?mod=space&uid=213646&do=blog&id=988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