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西部文化新高地 助力“一带一路”国家大战略(图)

2016/11/5   点击数:1844

[作者] 西北老汉2011

[单位] 西北大学公共管理学院

[摘要] 九月中旬,接学校社科处电话,云国家社科基金办在学校点名三个教授,就“一带一路”话题写一文章,要集中在《陕西日报》上发表。任务急,时间紧,老汉只好联系老朋友西安文理学院段小虎研究馆员,共同完成了这篇应制文章的撰写任务。然后,没有了下文。

[关键词]  西部文化新高地 一带一路 国家大战略



九月中旬,接学校社科处电话,云国家社科基金办在学校点名三个教授,就“一带一路”话题写一文章,要集中在《陕西日报》上发表。任务急,时间紧,老汉只好联系老朋友西安文理学院段小虎研究馆员,共同完成了这篇应制文章的撰写任务。然后,没有了下文。

今天,看到小虎老师提供的陕西传媒网(《陕西日报》官网)刊登的消息,文章已经于10月30日发表在《陕西日报》10月30日的第三版《要闻》(http://esb.sxdaily.com.cn/sxrb/20161030/html/page_02_content_000.htm)版面上了。没有用稿通知,没有发表通知,没有样报,也没有见到一毛钱的稿费,就这样地被发表了。最不可理解的是,莫名其妙地被扭曲了知识产权!文章署名竟然是“陕西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今天不少朋友询问老汉什么时候加入了这个研究中心),只是在文章的末尾的圆括号里注明了个“执笔人 西北大学公共管理学院 杨玉麟 西安文理学院图书馆 段小虎”。

文章由被删改现象,还被加上了两个小标题。尽管是报纸编辑常干的事情,但是不经过作者本人意愿,还是让人感到有些不爽。

既然公开媒体发表了文章的删节版,老汉就在新浪博客这个自媒体上发表个原文吧。

打造西部文化新高地 助力“一带一路”国家大战略

杨玉麟(西北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

段小虎(西安文理学院图书馆研究馆员)

近几百年来,随着海洋文化与海洋经济的崛起,由欧洲海洋强国开创、美国主导发展的国际秩序,将中国等发展中国家的战略空间,压缩到了“西方中心论”的话语体系之中。为了重构更加公平的国际新秩序,顺应“世界多极化、经济全球化、文化多样化、社会信息化”的时代潮流, 2013年习近平主席先后在哈萨克斯坦、印度尼西亚提出了共同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战略倡议。

美国文明冲突论者亨廷顿曾断言:“文明间的冲突将主宰全球政治,文明间的断裂带将成为未来的战线”。但“一带一路”的战略构想,则是一个充满东方智慧的共同发展方案,它通过与沿线国家共同打造“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的互联互通体系,致力于促进不同文明之间的对话和交流。今天,我们要通过“一带一路”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除了要借用“古丝绸之路”的历史文化符号之外,更要继承和弘扬“和平合作、开放包容、互学互鉴、互利共赢”的丝路精神。两千多年来,西部以自己独特的文化品格创造了丝路精神,见证了东西方文明交流互鉴的不平凡历程;今天,作为“新丝绸之路经济带”重要的地缘空间,重新打造西部文化高地、仍然是“一带一路”建设中的战略选择。

打造西部文化新高地,要重建西部文化自信。习近平主席强调:“文化自信是更基本、更深沉、更持久的力量。”“一带一路”建设立足亚洲、欧洲、非洲经济贸易和人文交流的历史通道,而衡量文化是否自信的一个重要标准,取决于这种文化是否具有敢于“走出去”的气概。

在历史上,中国西部不仅是地理上的高地,也是文化上的高地。借助两汉开创的古代丝绸之路这条重要的商贸通道,中原汉文化、古欧洲地中海文化、古阿拉伯文化、古印度文化与西部本土文化不断碰撞、交融、分化,造就了西部绚丽多彩的文化形态与合作、包容、共赢的丝路精神。唐、宋以后,随着中国造船技术的发展,中国和印度、波斯、阿拉伯的商船频繁地往来于南洋和印度洋之间,“海上丝绸之路”又借助扬州、明州(宁波)、泉州、番禺(广州)等沿海港口,成为连接欧亚贸易往来和东西方文化交往的重要通道。古丝绸之路由内陆而起、由陆而生,靠的是内陆“和而不同”的精神风貌与“有容乃大”的文化气派;“海上丝绸之路”由沿海而起、由海而生,同样也离不开沿海地区的文化自信与文化包容。

“文化在世界上的分布反映了权力的分布”。从十五世纪末开创的大航海时代到十八世纪欧洲工业革命,西方国家通过开辟新航线、发现新大陆、发明新技术以及海外殖民等方式,占领了文化高点,古丝绸之路上浩荡的驼队也随同曾经主导东亚的文明消失在历史的视野之中……。按照德国思想家马克思?韦伯的说法, 西方文化之所以能“独领人类文化风骚”,靠的是“资本主义之精神动源”。今天,当中国再次踏上“西出塞”、“东出海”的征程,就必须重新打造西部的文化高地,建立超越历史的文化自信。

打造西部文化新高地,要弘扬西部文化包容。西部自古就是一个多民族的聚居区和多种文化的结合部,西部文化具有鲜明的地域性、民族性和多元性特征:地域性是西部文化的自然特征,反映出文化生存的地理空间信息;民族性是西部文化的人文特征,表现为各民族在久远的历史长河中所形成的语言文字、宗教信仰、自然崇拜、神话传说、歌谣舞蹈以及生产生活方式等;多元性反映出西部文化具有极强的包容能力。包容成就了西部极富魅力而又多姿多彩的文化样式,包容表明西部文化善于在各种文化的交流和碰撞汲取有利于自身发展养分,包容将潜在的文化冲突化作文化的交流与合作…… “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包容,主要是指与沿线国家及其民族的文化包容。但要建立尊重不同文明的包容精神和包容能力,首先要处理好本地区民族文化差异与民族文化共存关系。

每一种民族文化都有自己鲜明的民族个性和属于自己的文化生态位,尊重差异,就是尊重和肯定各民族的文化价值和发展权利。

工业革命以前, 人们基本上没有文化多样化和文化本土化的概念,也不可能产生以某种特别方式保护某种文化的意识。原因是尽管那时国家与国家之间、民族与民族之间的文化充满了差异,但每一种文化形成和发展过程,都是通过自组织的方式完成的,“是没有事先人为规划和外力特定干涉的自然演化过程”。然而,在经济全球化、信息网络化、文化多元化的共同冲击下,少数民族文化的生存空间和话语权受到了严峻挑战。为了保护民族文化多样性、维护民族文化生态平衡,国家建立起包括宪法、法律和法规在内的制度体系,民族民间文化或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研究和保护工作也取得了巨大成就。未来需要在“一带一路”新的战略框架下,着眼于全球文化走向多极化的世界潮流,承传西部民族文化开放与包容的历史个性,让西部文化成为弘扬丝路精神的有效载体、维护世界各民族团结的有效纽带、推动“一带一路”建设的有效动力。

打造西部文化新高地,要大力发展公共文化事业。“十五”时期,国家提出的“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主要着眼于“区域经济协调发展、缩小地区发展差距”的战略目标。“一带一路”筹国内国际两个大局,致力于“积极构建国家间文化合作新机制,深化人文交流,尊重不同文明,加强文化遗产保护,推动文化传承创新,让现代文明成果更多惠及各国人民”的更高理想,为西部“开创新历史、发展新文化、造就新繁荣”带来了历史性机遇,同时也对西部公共文化建设提出了新的要求。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在总结人类发展经验时强调,在五种应当努力避免的“不带来好运的”经济增长中,有一种就是“没有文化根基的经济增长”。 西部地区虽然已经发生了区位战略性转变,但与东南沿海地区的经济社会发展差距依然显著,公共文化建设还存在许多“洼地”和结构性矛盾。例如受地理环境、经济条件、人口结构、制度建设等因素的制约,西部公共文化服务资源还存在有效供给和有效需求“双不足”的矛盾,而部分地方政府对城市“形象工程”的偏好,又导致城乡差距的进一步扩大;另外,最近十年,各级政府不断加大对西部公共文化基础设施建设投入,但基层服务机构“软实力”并未同步提升,包括文化共享工程在内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与服务,除了受制于地方政府财政能力之外,特殊的自然、社会因素也导致服务成本居高不下。

因此,西部、特别是西部农村地区、民族地公共区文化建设,实际上是一个涉及到自然、经济、人口与社会制度环境在内的文化生态问题。需要在两办《关于加快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的意见》(附国家基本公共文化服务指导标准)和七部委《“十三五”时期贫困地区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规划纲要》指导下,在“一带一路”的战略框架下,通过理论创新、制度创新和实践创新,将国家政治目标、社会经济利益、民族文化价值、行业发展规律和人民群众现实需求相结合,将源远流长的西部民族文化与丰富多彩的现实文化相融合,大力培育西部具有政治、经济、文化、人口、生态等多重意义的“文明生长点”,全面提升西部各民族群众公共文化生活品质,为“一带一路”建设中的民间文化交流奠定良好基础,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提供强大的精神动力和文化支撑

原文连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4fcba36b0102wpae.html